[王李] 月光森林 10

-王李=王杰希x李轩

-隔太久,前文可戳tag→月光森林

————————


王杰希常说,李轩只有在做床上运动的时候才比较像吸血鬼。

执着且苛刻地追求快/感与欲/望攀顶那一瞬间的美,双臂和双腿紧紧缠绕着身上的人,勒到近乎窒息的地步,而这样的动作带来的是对方更加深刻的进攻,每一下似乎都要深到灵魂里,双方同时都能得到满足,何乐而不为呢。

每次在这种时候,李轩的牙从锋利的尖端到在牙床里的牙根都麻痒得厉害。他只需稍微侧过头来,就能刺破王杰希颈边的动脉。鲜红的血液将会溢满整个口腔,甜美的味道会让他全身枯萎死去的细胞全部重新活过来,想要更多更多,想把他吸干。

“你这是要榨干我啊。”王杰希被拉进棺材里,位置从压在上边的变成躺在底下的。

李轩索性把棺材盖全都掀开,骑在王杰希身上,不时还用手从两人交合的位置沾点津液放进嘴里回味一番,然后再俯身吻上王杰希的唇,把淡淡的味道渡过去。

“全是你的味道。”李轩看起来相当满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倒是减缓了他对于鲜血本能的渴求。

“也有你的。”王杰希不甘示弱地挺着腰。

李轩看了眼自己的下身,嘴角扯开一个笑,双手撑在王杰希大腿上,仰起上身继续配合着他。正如王杰希所说,有檀腥的液体从顶端顺着柱身流下,汇入湿润的交合处。

这里有着他们两个的味道。

 

“你把我的床弄脏了。”结束运动后,李轩指着棺材里毛毯上的点点白色硬块向王杰希摆起了臭脸。

“也有你的。”躺在自己的木板床上的王杰希侧过身来,一手支起头,另一只手拍拍身边空着的床铺,“我不介意你过来跟我挤挤。”

“我介意。”李轩趴在毛毯上,悲剧地发现就算他努力把硬块扣掉,毛毯上的毛依然固执地黏在一起,硬碴碴的,躺起来特别不舒服,他抬头向王杰希求助,“老王,你有没有什么清洗剂能搞掉这个?”

“如果你不想毁掉你的毯子的话,就老老实实用冷水和肥皂洗吧。”王杰希指出一条明路。

“唉……”

李轩虽然总是嘴上抱怨着,但基本上都会听取王杰希的意见,尤其是在涉及常年和药剂打交道的人的专业领域上。

水池里堆着洗完还没来得及晾干的试管,以及一个底部散发着微弱荧光的烧瓶。李轩默默猜测,这只烧瓶里曾经装着的恐怕正是王杰希自己配出的药。

不对,上次他喝药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什么时候他又搞出来了一瓶?

“王杰希,你……”李轩回过头,见王杰希侧卧在床上正看着自己,带着荧光绿的左眼看起来似乎比右眼稍微大一些。

李轩把他一向重视的毛毯扔在水池边,大步走到王杰希面前,扶着他的脸前后左右看了一个遍。

“有什么问题吗?”王杰希淡淡地问。

并没有什么问题。

李轩垂下头,背过身来,不再看王杰希。他坐在床边,两只手撑在床沿上,喃喃自语。

“我也知道,其实只要张张嘴咬上去,你也就没必要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看我明明连戒指都给你了,可怎么就没法再狠心点把你也变成……变成……血族呢……”李轩叹了口气,继续低声说着,“说来也怪,我就是没法对你下手,就只对你。王杰希,你究竟有什么能力……”

地窖里的空气有些凝重,李轩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转过头来看王杰希,发现他只是躺在那里平静地看着自己,对自己所说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算了,就当你没听见吧。”李轩起身想走,却被王杰希拉住了胳膊。

“什么没听见?”王杰希的脸上有些迷茫,看起来相当真切,不像是装的。

“你……”李轩脑中仿佛被重物击中一样,联想起水池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烧瓶,他忽然反应过来,第二瓶药剂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这回是听觉吗?”李轩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愤恨地重重锤击着身下的木板床,失控的力道几乎要把整张床砸烂,“王杰希,你这是在挑衅!”

李轩翻身骑到王杰希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露出一口尖牙:“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

“我不介意。”依然是平静的语气,平静的眼神,平静的表情,只是那平静背后还有着李轩看不透的东西。王杰希显然已经放弃了抵抗,甚至还把脖子往李轩面前凑了凑。

无心也好,挑衅也罢,该来的早晚都会来的。

李轩毫不迟疑地咬了上去,却没有想象中的满口猩红的血液。

尖牙在接触到对方皮肤的一瞬间就自然而然地收了回去,像以往每一次一样。

贪婪地吮吸着颈部柔嫩的肌肤,混杂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温热液体,落在嘴里咸咸的。

“我真的……做不到。”

沙哑的声音里藏着绝望,也不知道王杰希有没有听到。


TBC

————————

本来想的是最多再写一回就平坑,然而后来又想反正已经坑了这么久,不如再把坑挖得更深一点好了,于是就……

评论 ( 21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