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月光森林 01

-王李=王杰希x李轩

————————


睁开眼,是一片黑暗。

尖利的牙齿悬在半空中颤抖,对面传来无比甜美的味道,是属于人类鲜血的芳香——近在咫尺。然而李轩并不能顺着自己的本能咬下去,事实上,他就连咽一下口水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冰冷的气息从喉咙中涌出,伴随着一声叹息,想他安安稳稳地睡了几个世纪,怎么刚醒来没多久就要做这样的剧烈运动,真是没天理。

木板床吱呀吱呀地响着,带着某种特殊的韵律,就像月光森林里流传古老巫术,将这位辉煌一时的血族禁锢于此。

“轻点……要散架了……”感觉到体内某点被故意触动,李轩倒吸一口冷气,皱着眉头抗议着,苍白的双腿被架在对方肩上晃个不停。

巫族人类依言减轻了力道,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厮磨着,直到透过厚重窗帘的缝隙看到天边泛白,才不再克制自己,弯腰加快了速度。

“李轩啊……”

久居森林中孤僻的巫族人类和早已找不到半个同类的血族相拥在了一起。

天亮了,也该睡觉了。


李轩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但就在半个月前当他从沉睡中醒来,费尽力气推开棺材盖爬出来后看到原本属于自家的古宅地窖被改造成魔药实验室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粉红色的液体经过几道工序蒸馏冷凝成翠绿色液体,透着生机——也是血族最讨厌的东西之一。李轩不负责任地猜测,这大概是因为羡慕嫉妒恨,毕竟血族没可能生机勃勃地站在阳光底下。

王杰希就是在李轩正在观察烧瓶里咕嘟咕嘟冒着泡的粉红色液体时推门进来的。对于自己的秘密地下实验室里多出来的一个人,他只是惊讶地挑了挑眉,然后端起手边盛着幽蓝色液体的烧杯作势要泼过去。

“这里边加了鼠尾草?”李轩指着烧瓶问。

“嗯。”

“闻出来的。”李轩笑了,露出小尖牙。

“你是血族?”王杰希瞥了眼角落里的空棺木,悄然放下手里的烧杯,伸手摸向腰间的工具包。

李轩注意到他的动作,像是瞬移般出现在他面前,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

“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怕你喝干我的血。”王杰希淡定地说。

李轩凑近他的脖子闻了闻,的确是他特别喜欢的味道,香甜却不刺鼻,纯粹又不失浓郁。

王杰希将他悄悄舔嘴唇的动作尽收眼底,手臂上冰凉的手指无不在提醒他,此时他的处境或许没他想象的那么安全。可他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的自信,这个血族不会对他做什么。

冰凉的手指顺着王杰希的手臂往上缓缓移动,在他光滑的脖子上绕着圈。

“好吃的要留到最后,现在我可舍不得。”

李轩舍不得吃,并不代表王杰希也舍不得。于是在他以帮忙做个实验为由把李轩骗上床一次之后,他就发现其实不用骗也能吃到。唯一他俩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只有李轩坚持要在棺材里睡觉,王杰希更喜欢自己的木板床。


“荧光菇,月光菇,熔岩菇,银兔菇,彩雀头菇,无叶花菇……”李轩数着王杰希列出来的清单,“你这是打算给蘑菇开会么?”

王杰希沉思片刻,又往上边加了俩,这才把纸卷好收在怀里:“我今天去镇上看看能找到几种。”

“那我呢我呢?”听到王杰希要出门,李轩也来了兴致。

“在家刷试管或者睡觉。”王杰希伸手就要拉开窗帘,立马就被怕见光的李轩按住了。

“好吧我睡觉。”

李轩躺在棺材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王杰希披着漆黑的斗篷走出门的样子。

真好看。

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过心动的对象,但这次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却给他一种好像重新成为了一个普通人类的感觉。

这么想着,他也就爬了起来,不自觉地走到水池边,望了望堆了一池子的大大小小的试管,叹了口气,挽起袖子刷了起来。

堂堂血族怎么就沦落到给人类当苦力的地步了呢……李轩心里相当惆怅,手上刷的倒快,还不到正午就把满池子试管都刷干净挂在试管架上晾起来了。

这就叫身体永远是诚实的。

李轩看时间还早,正想回去再眯一觉,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

没记错的话,这屋子周围有王杰希设置的迷障,按理说一般人是摸不到这里来的。李轩没有作声,只听到门锁处一阵响动,哟还是撬门进来的呢。

他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准备迎接这位不速之客,即使是隔着门他也能闻到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成日与金属矿石打交道的,倒像是个炼金术师,唔,总之不是他的菜。

门一开,李轩和门外的人都愣住了。

“李轩你怎么在这里?”

“肖时钦你怎么在这里?”


TBC

————————

没错我又爬了回来

依然没节操

依然没大纲

评论 ( 10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