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乔] 山神 END

-轩哥生快!

-纪念全职初恋【



夜已深,临近七月十五鬼门大开,各路妖魔鬼怪在暗中蠢蠢欲动,更无人会在此时到街上行走。

乔一帆从药铺里出来,回身落了锁,再次确认无虞,这才伸了个懒腰,往自己家方向走去。

明月悬在空中,还不是最圆的时候。说起来,他在这间药铺做了九个月的学徒,每每忙到深夜才回家,陪伴他的也就只有头顶的这轮明月。

然而今天,他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同。

平地起风,街巷之间只有他一人,却不知从哪里传来窃窃私欲声,并无多大恶意,反而带着激动与兴奋之情。乔一帆不想多管闲事,何况是在这样的深夜里,连三五岁的孩童都知道妖怪吃人的传说,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也越发不安。

转过街角,只需再穿过三条街就能回到他的住处。乔一帆加紧脚步,心慌意乱间便没注意到脚下的情况,被碎石绊了一跤,所幸并无大碍,只是胳膊上蹭破了皮。

这一耽搁,当他再想起身时,却发现自己身陷浓雾之中。

叮——

雾气中央传出清脆的铃声,那一瞬间乔一帆只觉得自己失了魂,脑中荡过一层层波纹,随后是五彩斑斓的光芒在眼前绽开。

“山神迎亲——”

从未听过的怪异腔调,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却能让人明白其中的意思。

乔一帆背靠着墙,直等脑中恢复清明才敢睁眼,可这一睁眼反而让他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清醒过来。

铃声,乐鼓声,唢呐声。

骏马,花轿,美酒十余坛。

乔一帆揉了揉眼睛,四周虽仍被雾气环绕,眼前的景象却是再真实不过,也不知是谁家在深更半夜嫁姑娘。

只是……这似乎和以往自己见过的迎亲队伍有些不同。

不说别的,光那十余坛美酒作陪嫁又是哪里的风俗?!

“这酒可不一般。”雾气中飘来一个人影,像是能窥探乔一帆心中所想,朝他招招手,“山神娶亲,百年才一回的机会,小兄弟可愿一起来尝尝?”

乔一帆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只隐约觉得是一位老者,浑身上下只有平和的气息,是诚心邀请自己一同前往。可今夜他的经历未免太过奇异,说出去他自己都不信。

山神?这山城四周被群山环绕,娶亲的又是哪一位?

“去了不就知道了。”

老者的话语敲在他的心上,让人难以拒绝。

好奇心作祟,乔一帆一时也管不了太多,抛下顾虑便跟上了队伍。

雾气来得快,散得也快,没多一会儿,街上便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月亮好像更圆了些。

 

乔一帆再回过神的时候,只见自己已身在山野之中。迎亲队伍早就停下,四面八方而来的宾客绕着一张张石桌席地而坐,仔细一看,石桌上似乎还摆着不知名的菜肴。

周围的人纷纷坐下,他也只好随便找个空位学着别人的样子盘膝坐下。刚才他不过是一时兴起跟过来,现在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耳边是嘈杂的混着各种奇异腔调的语言,他能听懂八分,但却不敢加入别人的谈话中,只怕自己一开口就被认出是外人。

“远来的宾客,您想喝点什么?”一名背着七口坛子的小童凑到乔一帆旁边问道。

“我……我……”乔一帆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才小声答道,“酒……”

“酒?这七口坛子里装的都是不同的酒,您想喝哪种?”

乔一帆正想随便指一种,谁知还没伸手就被坐在他旁边的人拦住。

“酒有什么好的,去拿你们山上的甘泉水来。”这声音听着教人舒服,更重要的是,此人口中并没有那些奇异的腔调,和当地的普通人一样。

小童一瞬间犯了难,这山上的甘泉水可比什么酒都难得多了,但听这位来客的语气,好像对山中的事情相当熟悉,自己怕是得罪不起。

刚才开口要喝甘泉水的青年见小童犹豫,只好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两枚鹅卵石,随手丢给他。

“拿给你们管事的,换两份甘泉水。”

鹅卵石入手冰凉,小童只一眼就认出这不是普通的石块,他对着月光瞧了瞧,看到一处花纹时不由得心中一惊,这种纹路的鹅卵石在这世间只有一个地方才有。

“山……山神大人,不知您大驾光临,这……这两块鹅卵石太贵重了……”

“用来换甘泉水也不算亏,快去吧。”青年摆摆手,没多计较。

乔一帆在一旁看呆了,连小童走了都没发现。

青年见到他的样子,以为他还在介意没喝到酒,连忙行了一礼,不住赔罪一会儿定要人再给他满上酒,然而他却不知道乔一帆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你……您就是……山神?”乔一帆总算问出心中的疑惑。

“如假包换,我就是山神,你也可以叫我李轩。”

“可,可是今日不是山神……娶亲的日子?”

“没错。”

“……”乔一帆想问他既然是山神,为什么还会坐在这里,但联想到刚才他和小童的对话,心里隐约明白了几分。

“看见那边的那座山没有?”李轩指着西边的山头,“我是隔壁山上的山神,今天是特地过来讨水……哦不,是观礼来的。”

虽是山神,这人却没半点架子,和寻常的亲朋好友一样跟乔一帆闲聊起来,说说哪家店里的糕点好吃,哪条街上面馆的面汤更鲜香,最后又绕回说这山上的甘泉水多么难得,普通人只喝上一小口就能延年益寿。

乔一帆心中暗想这水真有那么玄?不由得也开始期待起来,目光时不时扫过小童离去的方向。

“别急,就快来了。”李轩示意他往宾客最密集之处看,“你看,要开始拜天地了。”

他们所在的石桌离那里甚远,饶是乔一帆眼力不错,也看不清新郎新娘的面容。刚好此时小童小跑着拿来了一壶甘泉水和两只杯子,还说管事的拖他给人带声好,务必要好好招待,这两只杯子就算送给他们二人了。

乔一帆拿起杯子看了看,发现杯底刻着两个字——雪纹,也不知有何深意。

一壶甘泉水倒满两只杯子便见了底,李轩面前的杯子里冒着热气,反观乔一帆所持的杯中水面上结起了一层薄冰,手上倒不觉得冷,相当奇异。

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小口,甘泉水刚一入肚便化作凉爽的气流,将他近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他抬头,见李轩朝他眨眨眼,也一小口一小口地像抿酒一样抿着杯中的甘泉水。

四周变得无比寂静,甘泉水已喝去了三分之一。

“一拜天地——”

听说这山神迎娶的是人间之人,多少也保留了些人间成亲的习俗。

“二拜高堂——”

李轩杯中的甘泉水已喝去了大半,小声跟乔一帆说,所谓拜高堂,也不过是拜拜这山里上了岁数的老家伙们,什么参精啊老王八啊之类的。

“夫妻交拜——”

眼看礼成,鼓乐声响起,底下的宾客席立马热闹起来,恭贺的、劝酒的、起哄的一股脑都拥了过去,席间酒香四溢,化作浓雾笼罩住整座山。甘泉水还余一小口在杯底,他舍不得喝,只紧紧握住杯子不撒手。

那之后的事,乔一帆记不大清了。

在雾气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好似回到了他刚在街上遇到迎亲队伍时一样。

天边泛白,月亮也悄然隐去了。

 

乔一帆第二天自然睡过了头,赶去药铺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幸好药铺掌柜的是个通情达理之人,看他面色不太好就打发他回去休息了。乔一帆过意不去,硬是接下了隔日去山里采药的苦活,以此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他回家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脑中不时闪过一些奇异的画面。

在深夜迎亲的队伍,漫山遍野的石桌酒席,清爽可口的甘露泉水……

对了,杯子!

乔一帆坐起身来,摊开双手,不曾看出任何端倪。他记得手中握紧一样东西的感觉,那只杯子,现在在哪里?

他起身下床,抖了抖被子,又翻了翻床褥,枕头底下也找过了,什么都没有。

真是奇怪。

那么昨夜的那一切,或许真的只是个梦吧。

这样一想,乔一帆也就安心了许多,困意袭来,他打了个呵欠便倒头睡去。

 

乔一帆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无底寒潭中,有月光从水面照下来,一缕缕银色的光辉包裹着他的身体,使得寒潭中不安分的阴影不敢近身。

然而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云,暂时遮住了月亮,使得他身上的光辉也黯淡下来。寒潭深处传来贪婪且兴奋的诡异叫声,几道阴影转着圈从四处蹿了过来,直奔乔一帆的心口处。他惊恐地闭上眼,他想张嘴呼救,却更促使水流灌入他的口鼻,使他难以呼吸。

“才修行了几百年的妖精,也赶来放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他头顶上方响起。

似乎有人正凌空踏在水面上,轻飘飘的几步,里边蕴藏着寻常人看不懂的阵法,只一瞬便震慑住所有寒潭中的阴影。

“唉……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他的语气中有些无奈,乔一帆不解,这是在对自己说话?

“那甘泉水本就珍贵,你带下山来也就罢了,偏偏还洒在了床底下,可不是会把贪心的妖怪给引过来嘛。”他伸手从寒潭中把乔一帆捞上岸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乔一帆靠在寒潭边的一棵老树上,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他认出来救自己的人正是先前见过的山神李轩,这么说来……那些并不是梦?

“这是你的梦里。”

乔一帆忍不住咳了起来,那个不是梦,这个是梦?都是梦?都不是梦?

老天爷啊行行好,别这么难为一介凡人了。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自己保重,下回我可不一定能及时赶来帮你。”李轩起身要离开,衣袖却被人抓住。

“等等,我还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乔一帆从小被教导有恩必报,这回若不是李轩出现,指不定自己会不会溺死在寒潭里,或者直接被那些阴影吞噬掉。虽说是梦,但也不好说这梦和现实之间的关系。

“报答就不必了,怎么说也是我自作主张要来甘泉水教你喝的,不过……”

乔一帆的眼睛亮了亮。

“不过你若是愿意来山里陪我聊聊天,我也是相当欢迎的。”

 

梦醒后,乔一帆果然在自己床底下发现了一只倒在地上的杯子,杯子周围隐约有些水渍,不过也已经干了,就连甘泉水所特有的清凉的味道也消散得干干净净。

一大清早,他便背着药篓出了门,不过他所行的方向却并不是城郊的山里,倒是越走越靠近城镇中心。

他记得那位山神说过,城里哪家店里的糕点最好吃。

他早早地守在糕点铺门口,等着开门。

天亮了。


END

————————

至于最后吃货轩哥有木有把人吃干抹净,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是小清新,耶!

评论 ( 6 )
热度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