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10

南疆密林中,淌过一条不知名的河。

河道不宽,仅能容下三只竹筏子并排而行,撑船的老者告诉李轩,别看这水面格外平静,水下指不定藏着多少漩涡,稍不留神一落水,很可能就没命了。

李轩坐在竹筏子上,听老者带着浓重的口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闲聊。

太阳慢慢爬到头顶,整片林子都燥热起来,林间的奇虫异鸟也懒洋洋地叫个没完。说来也怪,自打李轩前日穿过王杰希的衣服,之后就再也没有毒虫接近他。

李轩回想起当日落荒而逃的情景,神色间有些尴尬,全都落入了撑船老人眼里。

“年轻人在想哪家妹子啊?”

“不,不是……”李轩回过神,连忙解释道。

“瞒不过我的,要不是有贴心的妹子给你亲手缝了香囊,怎么不见毒虫靠近你分毫?”老者只管笑。

李轩叹了口气,没再接话。

是否身上真有余香,他不清楚。他那日虽只穿了半天王杰希的衣服就换下,但那套衣服现在还好好地躺在他的包裹中,一直随身带着,要说有些效果也不是不可能。

到深山的寨子里还要走上一阵,河道上也没别人,老者好不容易探听到有意思的事,自然抓着不放,穷追不舍问个没完。

李轩嘴严,况且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那天喝多了跟一个男人睡了一觉,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一遍。他被问得头疼,只好悄悄开了个默阵,笼罩住自己坐着的一小片区域。

耳根总算清净了。

望着依旧在旁敲侧击的老人,李轩忽然觉得,若是把他带到虚空门稍加培养,此人必定是个打探情报的人才啊。

啊呸,这要是真把人带到虚空,他和王杰希那点事就更藏不住了。

李轩莫名烦恼,他对王杰希这个人并无恶感,摸着良心说,还有不少好感。若是王杰希看上虚空门的什么小弟子就算了,大不了放人走成全一桩姻缘也无妨,但他偏偏看上了虚空门门主,一旦他们二人之间真有点什么,中草堂和虚空门之间的关系也定会随之改变。

两派结盟,成为众矢之的?引发江湖中新一轮的争斗?

门派之间不是没有合作关系,但那些合作都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谁不想打压别人,让自己更风光些?谁又能坐看他人势大,心里咽得下气?

他没法拿整个虚空门去赌。

王杰希不就是想要他这个人么?想要就给他,断了念想,也好。

理不清的思绪盘踞在脑中,李轩无从下手。

摇摇头,他只知道,那晚的事,他从未后悔过。

等南疆的事办完,不管有的没的,他只想先闭关修炼个几年再说。现在的心,果然还是太浮躁了啊。

半空中忽的飘来一道黑气,凝成一只鸟,落在鬼阵之中。撑船老人瞥见,并未多言,相当知趣地转身回避。

李轩取出字条,只看右下角的鬼火标记便知是李迅传来的消息。

霸图会和兴欣商会的人马都已到达雷霆城,昨日差点没打起来,幸亏有雷霆城主肖时钦及时调停。然而就在昨晚,肖时钦急匆匆地带着几名心腹连夜出城,直奔南疆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中草堂堂主王杰希也与他同道而行。

李轩心中顿生不祥的预感。

南疆这边恐怕要出事。

或者……已经出了什么事。

撑船老者回头望了李轩一眼,示意他看向远处的一座山。李轩挥手撤阵,顺着竹竿所指的方向看去,似乎有一道黑烟从山中升起。

“年轻人,你要去的地方,情况不妙啊。”

 

TBC

————————

该跑跑剧情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