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08

南疆,正如其名,地处神州西南,气候湿热,植被茂盛,是中原人口中的穷山恶水,相传至今还居住着许多茹毛饮血的原始部落。

有没有原始部落,李轩并不知道,但即使有,他也不至于毫无胜算。相比之下,更令他担心的,是南疆数之不尽的毒虫和异兽。

李轩硬着头皮来到雷霆城北最大的药铺,看到店门口中草堂的标志,心情相当复杂。幸好王杰希此时不在这里,不然他宁愿被南疆的毒虫蛰死咬死,也绝不会专门跑来问他买驱虫的药粉。

“客官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掌柜的是个年轻人,见李轩进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您难道是……虚空门,李门主?”

李轩当时就想走,可转念一想,来都来了,难不成光天化日之下人家还能对自己不利?

“正是,在下前来是想买些驱虫药粉,好在南疆行走。”

“您稍等,王堂主特意备好了药粉,说是您来了就拿给您的。”掌柜的回身从低柜的暗格中取出一个包裹,拿到李轩跟前打开。

“这么多?”李轩看到十余只小瓷瓶,有些惊讶。

掌柜又拿出一本毒虫图谱,耐心地逐一讲解每种药粉的效果和用法。

年轻人姓高,倒有几分王杰希的感觉,却也不完全像他,许是少了些难猜的心思吧。提到王杰希,年轻人脸上满是敬仰的神情,李轩这才知道他正是王杰希唯一的一个亲传徒弟。

“怪不得你会一眼认出我来。”李轩了然。

“说起来,李门主这些年都没什么变化,当初我和师父在西北山中救起……”

“什么?”李轩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什么西北山中?”

掌柜的意识到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由得懊恼自己,师父明明叮嘱过的,怎么一聊起来就给忘了。

后来无论李轩再怎么问他,人就是死咬不说,也拿他没了办法。

不说也罢,反正对于虚空门来说,就没有查不到的事。李轩心里有了打算,便决定不再纠缠。

“这些药,一共多少钱。”他将药粉和图谱重新包好,问掌柜的,“这总可以告诉我吧。”

掌柜的舒了口气,对此倒是早有准备。

“堂主说不收李门主的钱,只要一句话。”

李轩顿时警觉起来,也不知王杰希又想出什么阴招。

“南疆情况复杂,还请李门主答应王堂主,一定要好好保重。”

望着桌上的包裹,李轩沉默了半晌。

屋外逐渐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今年的雨水颇多,溜溜地从京城下到了雷霆城,也不知是否还要飘去南疆。

也是这样的雨天,在京城相遇。然而此时想来,那似乎并非二人的初次相见。

莫非这真的是命运的指引?

李轩终是叹了口气,收起包裹。

“我答应他。”

 

那年,年少的高英杰随着师父王杰希四处行走历练。行至西北一山中,二人忽然发现林中有血迹。本以为是野兽受了伤,可王杰希仔细查看过四周脚印后,十分肯定这些血均来自一个人。

是人,便要救。

半个时辰后,眼尖的高英杰在树影里发现了重伤的那个人。说是重伤,不如说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王杰希二话不说便放下药箱,忙着检查这人的伤势。

“师父,这人都快死了,为何你还要救他?”高英杰不解。

王杰希手上的动作没有停过,止血、敷药、包扎、清理,大半天才回了高英杰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

那人最终还是活了过来,从他身上的腰饰来看,倒是虚空门下弟子。虽然他伤势重,但本身底子极好,稍加医治便恢复了些许意识。

高英杰在一旁生火,准备烧些热水,远远的只见那人的右手动了动,竟仍有力气,握住了正帮他包扎伤口的王杰希的手腕。

“……”他微微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

王杰希把耳朵凑过去。

“水?”

取出刚打的山泉水,王杰希端着木碗,将水缓缓倒进那人口中。怎料还没喝几口,那人就剧烈地咳嗽起来,水自然也被咳了出来。

高英杰一时也没了法子,但见师父王杰希只是想了想,便端起木碗含了一口水,倒是用嘴将水渡了过去。一口,两口……一碗水就这样喂得一干二净。

高英杰很是惊讶,他从未见师父对任何病人如此上心过。

“别多想,救人罢了。”

热水烧开,高英杰帮人擦身子,洗净一身血水后,便被王杰希叫了过去。

“师父,就……把他留在这里?”

“他恢复得很快,一个时辰后大概就能醒了。”王杰希又在他周围撒了些驱虫、驱兽的药粉,“走吧,此人将来必定不凡,我们有缘还会相见的。”

“师父为何如此肯定?”

王杰希想了想,回头望了最后一眼。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样的感觉。”

总有一天,还会再次相见。

到那时,可不要再受伤了。


TBC

————————

下章上肉^^

评论 ( 18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