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07

雷霆城内最近比以往热闹了好几倍。

李轩刚和副门主交换完情报,虽知道南疆宝物的消息吸引了不少人过来,但进了雷霆城才发现他们还是低估了人们对宝物的热情。以往街边卖吃食、衣物、首饰的摊贩,如今都改卖起了武器防具,像是看准了近期的商机,都想着要赚上一笔。

江湖中各大门派的先遣势力大多已到南疆,而雷霆城,作为连接南北最大的城市,自然成为了各种门派的后备势力,以及看热闹的人群短暂停留、歇脚的地方。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人正盯着手握南疆重要情报的雷霆门。

对此,李轩不以为然。

要是雷霆门主肖时钦真有关于那宝物的详细情报,他也就不至于还悠哉悠哉地留在雷霆城里了。

李轩正想着,一只木鸟落在了他跟前。

“肖门主有请李门主到雷霆门一叙。”木鸟口吐人言,重复了三遍便径自又飞到空中。

雷霆门的机关术果然精巧。

李轩没空感叹,跟着木鸟飞行的方向往前走。

街上人多,李轩也没打算招摇,做什么飞檐走壁之举,只是偶尔在人群中踏出鬼步,错身而行。

高手便是如此,越是看起来寻常普通,也就越不普通。

城西南,雷霆门。

望了眼大门上的牌匾,李轩随着木鸟的指引走了进去。

虚空门建在山上,三座守山大阵加上天然屏障,若想进去须得破阵寻门;而雷霆门则不同,修建于闹市之中,前门大敞,无论是什么人,有胆均可进来。

前庭相当宽阔,但人走在路上却不得不小心谨慎。雷霆善机关,指不定哪块砖下就埋了多少支暗箭,四周墙壁上的暗格里又藏了什么样的天罗地网。

李轩是客,有木鸟带路自然不怕这些,但提防之心总归是有的,就算打不过,他也看好了后路可以随时跑出去。

行至正厅前,已有一人立在那里。木鸟在空中绕了三圈,落在了那人的右手上。

“肖门主亲自出来迎接,实在不敢当啊。”李轩客套着。

“李门主不必客气,里边请。”肖时钦将人领进正厅坐下,大有一副好兄弟要聊上一整天的样子。

李轩注意到桌上放着一张地图,上边还有密密麻麻的标注。既然肖时钦把东西大大方方放在这里,想必是特意准备给李轩看的。

“肖门主的消息果然灵通,这各大门派的势力分布情况都十分详细啊。”李轩大致看了一眼,粗略估计图上涉及的门派数量超过了二十个。

“李门主过奖了,这图上都是昨天的情报,今天的还要再等一阵子才到。”

正说着,一只比引路木鸟更加小巧的机关鸟飞入正厅,落在地图旁。

肖时钦并未避讳外人在此,只管打开鸟腹上的机关门,从中取出一个纸卷。

“烟雨楼和呼啸山庄的势力也到了南疆,这下更热闹了。”肖时钦透露出两条情报,见李轩并不惊讶。

“我今晨也刚得知此事。”李轩可是先去了趟城郊乱葬岗才进的城。

肖时钦稍显遗憾,继续捋着纸条往下看。

“中草堂倒沉得住气,竟没有派人插手南疆的事,只是王堂主自己跑来雷霆城停了三天有余了,行踪飘忽,实在难以揣测。”

李轩顿感头疼,神情有轻微的波动,被肖时钦瞧在眼里。

“他先是去了城北的药铺,又去了城东的兵器行,昨天去了趟城南的糕点铺,还有城西的酒庄,现在正在城西北摆了个卦摊,给人算命。”

李轩深知,恐怕只有城东的兵器行才是王杰希的真正目的,其余的不过都是幌子而已。

“说起来,昨天的确有人送来了一盒糕点。”肖时钦敲了两下椅子扶手上的机关,“还留了字条说是给李门主的。”

墙壁后边传来机关运转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一处暗格打开,从里边伸出了仿制人手的机关,上边还托着一个青色的盒子。

“李门主,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不必了。”李轩认出盒子上的花纹和王杰希衣衫上的花纹是一样的,只想到时候再原样给人送回去。

“我说李门主,别拂了王堂主一番心意嘛。”肖时钦倒是发现了比南疆那堆破事更有意思的情报,“这样,肖某乐意代劳,如何?”

“随意吧。”李轩摆摆手,在人家的地盘也得给人点面子。

打开盒盖,上层摆放着各式雷霆城特有的糕点,连地主肖时钦都忍不住有些嘴馋;下层是一张纸,笔迹苍劲有力,写的却是雷霆城特色吃食的店家位置,无不详细。

李轩看了一眼就放回远处,抬头对上肖时钦带有深意的目光,只觉头大。

“此事……还望肖门主不要张扬。”

“好说,但肖某确有一事要麻烦李门主。”

总算露出了尾巴。

“但说无妨。”李轩早知肖时钦没那么大方。

“霸图会的真正动向。”

那是地图上唯一一处肖时钦拿不准的情报。

算是问对人了。

“张新杰这个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十分讲究。”李轩和张新杰是旧识,对他自然了解,“根据他拿到情报的时间计算,霸图会的人马大概明天就能抵达雷霆城了。”

地图上的标记也不过慢了半天。

当然,李轩不会说,是他亲自把南疆的情报透露给张新杰的,作为放人鸽子的补偿。

 

李轩提着糕点盒子来到雷霆城西北的一处卦摊前。

整条街上有五六个卦摊,唯独这个连招牌都懒得打,生意特别冷清。

王杰希压根就是在等人罢了。

“好吃么?”

李轩满心的纠结被他这一句问得没了脾气。

“王杰希,你不必如此。”

“我乐意。”

李轩放下盒子,转身就走。

王杰希打开盒盖,瞥了一眼,见上层的糕点依然整齐地码放着,就像他刚把东西送过去时一样。

不,等等。

好像少了一块。

“好吃么?”王杰希望着还没走远的背影问道。

“你去问肖时钦吧。”

身影拐进了小巷中。

王杰希摇头直笑,随手拿了块糕点,咬了一口。

他特意让肖时钦在李轩刚进城肚子正饿的时候就把人叫过去,还不给吃不给喝,就是为了让他至少尝一口。

真是的,堂堂一门之主,连谎都不会扯。

嘴里的味道还在呢。


TBC

————————

大晚上的,写饿了……

评论 ( 6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