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04

王杰希拟好药方,就去了城里最大的药铺。

天色已晚,药铺正要打烊,老板不耐烦地接过药方,看了两行觉得这字迹似曾相识,好像和前些日子中草堂发来的……

“您这方子是从哪儿来的?”老板立马变得无比恭敬。

“我开的。”

“堂,堂主……”老板惊惶行礼,“不知堂主大驾光临,小店有失远迎,这个……”

王杰希挥手叫他不必在意,只需按照方子抓药即可。

能让中草堂堂主亲自来抓药的人,在这世上也数不出几个来。王杰希不在意,药铺老板却上了心,见药方上都是些治疗风寒的普通药材,就多嘴问了句需不需由铺子里煎好药再给送过去。

王杰希神情依旧,只说药铺打烊,自己把药拿回去煎就好。

老板更加震惊了。心想这种江湖秘闻,要是卖给情报组织肯定能大赚一笔啊,而刚好自己的侄子在虚空门有些门路,该好好琢磨琢磨如何把这个故事编得更生动有色。

王杰希自然不知道药铺老板的心思,取好药,便回客栈亲自煎煮。他算准了时间,凭借迷烟的效力,李轩至少能睡一个时辰,足够自己来回跑一趟了。

堂堂一门之主,也真不让人省心。

王杰希端着药进屋,见李轩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像是还在睡的样子。

“醒了就别装了。”

没有动静。

要么是真的还在睡,要么是定力太好,禁得住诈。

“起来喝药,难不成还要我喂你。”王杰希将药碗放在桌子上,顺手点燃了烛火。

依然没有动静。

“定力不错。”

王杰希似乎预料到会有这一出,毫不惊讶,端起药碗走到床边,舀起一勺汤药,吹了吹,就要往人嘴里送。

早已清醒的李轩再也装不下去,翻身而起,伸手扣住王杰希持着汤匙那只手的脉门。

汤匙落在床铺上,汤药打湿了被褥。

“王堂主,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李轩骤然提气,脸色更显苍白。

“南疆湿热,李门主前几日淋雨受凉,不养好身子,留下病根就不好了。”王杰希另一只手端着药碗,淡然说道,“李门主若不信此药无毒,我自可先试喝一口。”

“你喝光整碗的药我都不介意,但要我喝,没门。”李轩态度坚决。

“你信不过我?”

“自然。”

李轩一手掐诀,正要唤出鬼阵困住王杰希,自己好趁机脱逃,岂料不知怎么眼前一花,体内竟提不出半分气来。

“你……”

李轩的额头上多了一张黄符。

差点忘了,这种三脚猫般的道术偏偏是虚空门所修炼的鬼神之力的克星。

王杰希将他放倒在床上,重新拾起汤匙,舀了一勺汤药,吹了吹,撬开嘴就灌了进去。

“无耻。”李轩知道这药八成无毒,却还是忍不住要骂上一句。

“李门主好意思说,是谁躲在门外偷窥,还触动了我房中设下的机关。”王杰希一勺一勺喂着药,眉梢隐隐透着得意。

“是么?我倒是觉得是有人刻意引我来这里的。”李轩闭目养神,所谓眼不见心为净,也就错过了王杰希表情上微小的变化。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李门主善于贩卖情报消息,不会不懂这一点吧。”

汤匙与瓷碗相撞的声音无比清脆。

一碗药已见底,李轩只觉嘴里发苦,头倒真不似刚醒时那般昏沉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李轩睁开眼直视王杰希,他虽受制于人,却不输气场。

“关于南疆即将出世的宝物。”王杰希接下他的目光,缓缓说道。

“那就要看你想花多大价钱来买了。”李轩第一次躺在床上和人谈生意,倒是新奇的经验,“别说你想拿刚才那碗药来打发我,我的命真值不了那么多钱。”

“李门主太小看自己了。”王杰希将最后一勺药灌了下去,后又从怀中掏出丝巾,轻轻拭去李轩嘴角溢出的汤药,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我倒觉得,很值。”

李轩心生警惕,又不知到底哪里不对,只得看着王杰希从桌上取来一只锦盒,打开盒盖放在自己眼前。

“这个,够不够?”

锦盒里放着的是一棵上好的山参,个头还不小,看起来都快成精了。

好东西,李轩心里赞叹道。他多少知道这株草药的价值,然而越是这样,他却越发困惑,觉得王杰希更加捉摸不透。

“买消息绰绰有余,只怕王堂主另有要事相求?”李轩试探着问。

外边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屋内唯一的光,便是桌上孤独燃烧的烛台。

王杰希将锦盒放入李轩怀里。

“并非要事,你答不答应都无妨。”

“说。”李轩懒得跟他绕圈子。

“南疆路远,李门主可愿与我同行?”


TBC

———————— 

买买买!走走走!

评论 ( 11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