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03

踏着鬼步穿梭于城中,无声无息,即便是在没有雨声作掩护的夜里,也几乎没有人可以发现李轩的行踪。

视野中已不见交错的街道,取而代之的是孤零零的几棵枯树,以及几个土坡。

城郊,乱葬岗。

身形显露,李轩环顾四周,选中一阴气汇集之处,也不顾地上泥泞就径自坐下,双手结印,施起了虚空秘法。

距他前、后、左、右各三尺之处首先燃起了幽绿色鬼火,无惧风雨,随后以那四点为始,鬼火的范围逐渐扩大,最终形成一圆阵,而阵眼则正是李轩所坐之处。

此等情景若为旁人所见,恐怕会直接吓晕过去,但对修炼沟通鬼神之力的虚空门弟子而言,这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境界。结阵速度之快,选阵地点之准,在当今世上也就只有李轩一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无人知道在刹那间李轩究竟布下了几个鬼阵。鬼火越发飘忽,而李轩的身影也逐渐隐去。

在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内,隔绝了一切外界气息。

“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久等了。”李轩开口,“京城这边暂无大碍,你那边如何?”

“南疆的情况现在很复杂。”那声音顿了顿,“不知是谁走漏了宝物的消息,各种流言已经在附近几座山寨里传开了。”

“宝物所在的位置确定了没有?”李轩的声音严肃起来。

“还没。我们的人和雷霆的人都在找,毫无头绪。”

“除了雷霆,其他门派有何动向?”

“百花谷已有不少人进山搜寻,他们熟悉地形,不惧毒虫,较难对付。”那声音的主人对于这方面的情报准备得很充足,“还有蓝溪阁也派出了一队精锐,于两天前出发,向南疆赶来。”

“啧,看来这浑水也不好趟啊。”李轩感叹。

“门主有何打算?”

“四门派相争,我们胜算不大。”李轩思索片刻,“不如这样,让人在江湖里放出宝物的消息,真假参半,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对此感兴趣的。”

局势越乱,越方便浑水摸鱼。

“好,我即刻去办。”声音依然低沉,却比最初交谈时多了几分生气。

“我明日便动身前去南疆。”李轩轻叹一声,“阿策,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为了虚空,应该的。”理所当然地回答着。

为了虚空……李轩轻声念着,撤下鬼阵。

那个人啊,还是一样的性子。

雨还在下。

李轩走出乱葬岗,全身上下已经湿透了。脑中理着情报,身体却本能地打了个哆嗦,让他都想直接召个炎阵出来取暖算了。只可惜召唤炎阵的消耗太大,刚行过虚空秘法的他还需多留点力气,以防意外。

南疆一行打乱了他原有的去霸图会找张新杰叙旧的计划,从虚空门到京城,路都走了一多半了,结果只能放人鸽子。不仅如此,从京城到南疆,除了重山的阻隔,最令人头疼的还是南下必经之路上堵着的那个雷霆门。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回去换身衣服。

 

第二天,中草堂接管的药铺内,李迅终于从昏迷中转醒。

见到门主亲自跑来救自己,李迅感动得都要哭了,立马一五一十地讲了叶秋最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了一伙人,建了个兴欣商会,还自称改名为叶修,彻底和嘉世坊断了关系。可光这样就算了,这兴欣商会的人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在京城里以多欺少,简直是强盗行径。要不是中草堂的人出手相救,他指不定就要去和阎王喝茶谈人生了呢。

唐礼升心想,以李迅师兄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估摸着还没见到地府的门就得被踢回来。但顾及到这里还有中草堂的人,为了虚空门的名声,到嘴边的话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李轩安抚过李迅,向二人简单说明自己今日就要动身南下与副门主汇合的决定。他没在人前避讳,多少是想让中草堂的人也听听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对常年与情报打交道的李轩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李迅本想与门主同去,只因有伤在身,不得不在京城调养一阵子,再听候安排。

李轩怕他闲着无聊,就把调查吴雪峰行踪的事交给他主管。反正离王杰希所说的九九重阳还早,以虚空门的情报网,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查清楚。

交差,拿报酬,养家糊口。就这么简单。

李轩实在觉得王杰希这人深不可测,只想早早打发了他,再也不和他扯上关系。

殊不知,他走的每一步,都已被人精确计算出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是李轩在赶了一天路,正准备找个客栈歇脚,却在店门口偶然瞥见一个和王杰希极其相似的人影的时候。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跑了过来。

“住一晚。”李轩回答着小二,余光却一直没放过悄然走上二楼的身影。

“好嘞,上楼左转第一间就是。”

很好,那个身影拐进了二楼左边第二间房。

“客官您看,时候也不早了,要不您点两个菜,我给您直接送到房里去?”小二阅人无数,看得出李轩气质不凡,住都住了,还怕人不吃一顿么。

“不必了。”李轩拒绝了小二的好意,装作疲惫的样子打算回房休息。

刚一上楼,他就踏出鬼步,藏身于左边第二间房窗下的阴影处。

此时正是饭点,楼下人声嘈杂,楼上却显得过于安静。

李轩没听到什么动静,心想这回不得不捅窗户纸了。堂堂虚空门门主,他本不屑于这种最普通的弟子才做的事,可一旦涉及到中草堂那个看不透的人,他心里就忍不住,咬咬牙也就做了。

也正因心里这么纠结了一下,一向谨慎的他在往屋里看的那一刻才意识到不好。

圈套!

迷烟从小孔中吹了出来,想要屏息却已太晚。

李轩咬破舌尖试图保持清醒,可惜身体异常沉重,就像被人灌了几斤烈酒,一时间只觉天旋地转。

背后,有人。


TBC

————————

 

咳,别想歪,这么早就上床戏不是我的风格!【。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