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天机 02

江湖传言,北虚空,南雷霆,都是顶尖的情报组织。

于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组织而言,只有你买不起的情报,没有找不到的人。

雷霆专精机关术,然而图纸却从不外传。常有人笑话雷霆门主肖时钦只会做些小打小闹的生意,若真的高价贩卖机关图纸,哪还用担心门人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敢这样嘲讽雷霆的,自然少不了虚空门的人。和雷霆赖以吃饭的祖宗基业不同,虚空门弟子大多可与鬼神沟通,作为联络阴阳二界的媒介,除了更方便探听情报,时常也能从执念过深的人身上捞到些好处。

两大情报组织风格迥异,各有所长。

说白了,若想在茫茫人海之中找一个普通人,雷霆门的效率更高;但若想在穷山恶水间找一个死人,恐怕就只能靠虚空了。

“要找何人?活人死人?”李轩在卦摊前坐下,管人借了纸墨,公事公办的样子。

“吴雪峰。”

提笔记下后,李轩才问:“七年前退隐江湖的那个?”

“正是此人。”王杰希见李轩听到这个名字毫不惊讶,倒是多往他脸上看了两眼。

面不改色,果真是心性沉稳之人。

也不好对付。

“堂主这样看我,可是想白送我一次相面测吉凶的机会?”李轩洋洋洒洒写好一纸契约,又从怀中取出盛有红泥的瓷盒按了指印,这才抬头。

眼里有笑意,由心而生的,骗不了人。

“今日不宜相面。”王杰希说得理所当然,手里却悄悄掐了穴道,稳定心神。

“也罢。”眼中笑意隐去,李轩把纸递过去,契约范围和酬金都已写得清清楚楚。

王杰希不是第一次和情报组织打交道,但却是第一次和李轩直接做交易。光是只取酬金十分之一的定金就已是天价,王杰希非但不惊讶,反而相当爽快地接受了这个条件。

李轩又将契约誊抄一份留档,正要把纸墨还给王杰希,却听对方说“不急”。

“虽不宜相面,但诸葛神数倒可替李门主测上一卦。”

“堂主莫非要拿这作为定金?”契约已签,李轩心里便没了诸多顾忌,“一卦似乎不太够啊。”

“定金自不会少,这一次是送你的。”王杰希替他铺平一张纸,“心中想着所测之事,写下三个字即可。”

头顶阴云散去,阳光洒在小小的卦摊上,似乎已经在预示着什么。

墨迹在纸上还未干透,王杰希就算出了相应的灵签。

“诗曰:岸阔水深舟易落,路遥山险道难行,蛇安自有通津日,月上天空分外明。”

李轩仔细咀嚼诗中意味,似乎真对他心中所求之事有所指示。

“西南方本不利于行,但若执意前去,顺水行舟总好过在陆地上颠簸。”

屋檐上坠下的水滴,经风一吹,落到纸上,晕开了第一个字上的一横。

“九月九日重阳后,事必圆满。我在中草堂等着李门主的消息。”

“一定。”

不多久,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景象。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

测字的纸被整齐叠好,放入怀里。

王杰希收起卦摊,朝着城西中草堂总舵的方向走去。

 

李迅被中草堂的人救起,虽仍昏迷不醒,但伤势的确有所好转。

虚空门下弟子也有通晓药理之人,李轩唤来唐礼升,在确定中草堂的人都已离开后,又叫人仔细检查了一遍。

“如何?”

“李迅师兄倒无大碍,只是……”唐礼升绞着眉头,吞吞吐吐。

李轩会意,起手掐诀,口中默念有词。

房内烛光晃了晃,又像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恢复平静。

“我已布下默阵,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你放心说吧。”

“门主,你说这中草堂的堂主是不是看上咱们虚空的谁了?”唐礼升大胆猜测,“天山雪莲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就送,当真是钱多了烧的啊。”

“天山雪莲?”

“不然以李迅师兄的伤势,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李轩联想到王杰希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签了天价契约的一幕,心里分析着他是不是真的有钱没处花了。

江湖各大门派背后的总资产有多少,可用资产有多少,流动资产有多少,这些情报李轩都曾亲自过目。中草堂一向不显山露水,但那些稀有草药的价值却足以将其推上门派总资产排名前五的位置。

可王杰希他就算有钱,又犯得着这样讨好虚空门么?或只是单纯的炫耀?

李轩一时半会儿想不通,他和王杰希正经打交道的次数只有一次,还是从今天开始的。

他隐约觉得这里边有点不对劲,有圈套的味道,可又好像有谁逼着自己往里跳。

算了,不去想什么中草堂了,还是南疆的情况更重要。

李轩让唐礼升继续照看李迅,自己则悄悄出了门。

已是子时。

京城,又下起了雨。


TBC

————————

目测又是一不浅的坑【。

评论 ( 3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