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信号 04

-王李=王杰希X李轩


检测室内,停止运行的仪器上红色信号灯亮成一片,每盏灯都拼命地报着错,企图用生命闪瞎监测员。

肖时钦正在对几台联盟耗重资搞来的摆设进行日常维护。贵就算了,还脆弱得跟什么似的。肖时钦默默吐槽,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命令。

手边的通讯器这时也像凑热闹一样响了起来。肖时钦正忙,看了眼显示屏,来源是检测室的门禁,有人在外边想见他。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和王杰希约好的时候了,他便也没接通语音,直接开了门禁让人进来。

“稍等一下,我这里再有两分钟就好了。”肖时钦头也没抬。

“好的。”

这显然不是王杰希的声音,但也挺熟悉,一看竟是张新杰。

“张主任啊,真是稀客。”惊讶之余,肖时钦也明白人家大老远跑过来,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这里有关于雷霆牌床垫的情报。”

肖时钦手一抖输错了一个参数,仪器上的红灯闪得更猖狂了。

“你……想要什么?”红灯使人惊醒,肖时钦倒还要感谢它们能让他保持镇定。

然而答案却是令他意想不到的。

“我想要知道百花牌床垫的下落。”

 

张佳乐发誓他再也不要睡在虚空牌床垫上了。自从两个月前以出色的手速在众多网购人群中脱颖而出,成功抢购到虚空牌正品床垫后,张佳乐就对此表示无比期待。收到床垫后,他第一时间进行了试睡,对各项指标都十分满意。

然而,好景不常,半个月后,张佳乐发现自己每晚都会做一些诡异的梦。

比如,飞行器正常行驶却遭到剐蹭,他想找人理论却发现对方飞行器里并没有人,也不像是远程操纵的样子。可当他一转身但又发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洞,下坠感并没有让他醒过来,反而带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看见另一个自己,正坐在一台老式的……电脑?前,手里貌似还敲着什么高端代码。转头一看,墙壁上挂着的金属标志,不正是百花牌床垫的商标。

百花……战队?

可他们难道不是卖床垫的么?!

于是张佳乐就踏上了漫长的寻找百花牌床垫的道路。

一日,他在联盟外网的某不知名论坛上发现了一个神秘组织。发起人的ID简单粗暴,只有三个字母——ZXJ,组织目的也十分明确——致力于让每个买床垫的人都能睡个好觉。

联盟床垫交流互助协会欢迎您的加入!

 

张新杰离开后十分钟,肖时钦的通讯器再次响了起来。

这回总该是王杰希了。

王杰希本想来咨询有关所谓的“超能力”的问题,岂料一走进检测室却看见好几台屏幕黑漆漆的仪器,任何指示灯都没有,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如他所见,检测室内超过一半的鸡肋仪器全都被断了电源,依然运转的仪器除了几台有检测任务的,就只剩下一台联盟最引以为豪的信息搜索终端——Xun。

据说这个名字的谐音有快速的意思,也有信息资讯的意思,当然也有寻找搜索的意思。它脱胎于古互联网时代的搜索引擎,经过无数年的发展,更是被植入了特有的人格。比如更贴近男性思维的Xun,以及更贴近女性思维的Dai。

往日的搜索终端虽然一直运行着,可从没像今天这样开过这么高的功率。王杰希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课题能让肖时钦这么卖力,可他又觉得这涉及到个人隐私,算了,还是不问为好。

肖时钦知道王杰希过来一趟所为何事,毕竟是提前预约过的。他设好几个关键词让终端去自行搜索,这才顾得上迎接来客。

“抱歉,一直在忙,招待不周。”

“没事,我只是想再找你确认一下关于‘超能力’的事。”王杰希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摞材料,“这是我根据李轩的描述画的,在失去视力前后他所‘看’到的。”

“开关。”肖时钦翻看资料,“还算常见,我还听说有人看到的是蓄力条呢。”

“不止开关。”王杰希示意他翻到最后一页。

“旋钮?”

“对,但那些他只能看,不能控制。”

“我们所说的‘超能力’是指一般人做不到的事,但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潜力,只是一直没有注意到而已。”肖时钦科普道,“所以,看到一个开关是正常的,看到一排开关也是正常的。”

“这么说,一个开关代表一种能力,至于旋钮,则是那种不能单纯用开或关控制的能力?”王杰希猜测。

“从目前来看,情况的确是这样的。”

王杰希得到了确认,也就放了心。没什么再待下去的必要,道过谢后他就准备起身离开。

“对了,王主任。”肖时钦忽然想起一点需要补充,“虽然‘超能力’拥有者一般只能控制一项能力,但有证据显示,他们比一般人更容易拥有控制第二种能力的潜质。”

“你是说……”

“多项能力的控制是极度危险的,尤其是在无意识状态下,比如睡梦中。”

王杰希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他只想第一时间奔回家。

 

李轩的状况不太好,不,是很不好。

王杰希一开家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雄性生|殖|器分泌物的味道,打开灯,一直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李轩才悠悠转醒,毫无自知。

“你回来啦,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李轩起身,揉眼睛,然后发现自己的下身不太好,“哎我裤子怎么湿了……”

“你闻不到?”王杰希换好鞋,走过去拿手测他体温,“有点低烧,怎么在沙发上睡了,还不盖被子。”

“床太硬。”李轩答,他现在只觉得头疼,心里闷得慌。

“我去给你找药。”王杰希起身,却被拉住。

“别走,陪陪我。”因为低烧,李轩的眼睛红红的。

“生病就得吃药。”王杰希的立场很坚定。

“不想吃药,想吃你。”李轩扑了上去,把人按倒在沙发上。

下身一片冰凉,李轩坐了上去。

王杰希估摸着李轩的某些能力已经失调,但箭在弦上,让他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老王,你知道吗……”李轩伏在王杰希耳边旁边喘边说。

“什么……”

“有一个旋钮上刻着星星……”

“嗯……”

“我觉得,那是你。”


TBC

————————

有种自己给自己发糖的感觉……

评论 ( 12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