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信号 01

-王李=王杰希X李轩

-复健~

 

 

人生来就在等,等一个信号,带来一个结果。

即将失去意识的李轩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这样一句话,他眯着眼死死地盯着右臂上的显示屏,发出去的求救信号依然没有被任何人接收到。

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咽喉,他呼吸困难。氧气瓶在一秒钟前彻底沦为累赘,红色警示灯的闪烁频率越来越快,他与飞行器的距离却依旧遥不可及。

氧气,无论科学技术如何进步,也无人可以寻找出其代替物。

他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似乎有人在亲吻他的额头,随后是鼻翼,接下来是双唇。每一道唇纹都如此熟悉,那是多年前开始一遍又一遍深刻在脑中的记忆。

或许他注定要在这颗荒芜的行星上结束生命,早知会这样就不该在出发前吵那一架,或者追溯到更久远以前,他根本就该听从那人的直觉,不接这个任务。

一切都于事无补,现在才后悔未免也太晚了。

 

李轩的尸体是在一周后被路过的星际商人发现的。王杰希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联盟附属医院的尸检中心。

“尸体破损严重,已无修复可能。王主任,是否需要做脑移植?”

王杰希接过尸检报告翻了翻,看到最后一页上写着脑移植优先级别为一级,底下还有联盟特批的钢印。

“脑移植手术就约在今天下午,我亲自来。”

“可原本约好的两台手术……”

“推了。”王杰希利落地在报告上签字,看了眼时间,准备去吃午饭。

吃什么呢?

要不清淡点的,冬菇菜心吧。

 

肉体改造在联盟里是相当常见的。

也就只有李轩一直喊疼,死活不愿意改造。结果这次一出事,立马被联盟当成最好的反面教材,如果他老老实实接受肉体改造,氧气消耗量能降低50%以上,足够他遛达回飞行器里获得补给,也就不用这么麻烦浪费联盟资源重新做一个身体给他了。

王杰希不常接外出的任务,最多在隔壁行星的各大医院走走穴,哦不,是外出会诊。说实话,一个下午推了两台手术他是有点心疼的,就算医院开的工资不算高,但两台手术的提成也足够他给家里换个更好的床垫了。李轩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出任务攒高级床垫,可结果呢,没赚回床垫钱还赔了套床单,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全都被罚光了。

李轩的新身体和以前的看起来没什么两样。王杰希在手术结束后隔着手套捏了捏李轩的右手,触感还不错,摊开手连掌纹都模仿得一模一样。

就是不知道等明天他醒过来后会不会跳起来继续和自己吵架。

一个坚持要买虚空牌床垫,另一个却非微草牌床垫不买。

 

联盟管辖的区域里,只有一颗行星的一小部分土地上适宜种植棉花。

即便随着科技发展有不少替代品被发明,但仍有一大批怀旧的人类高价收购棉制品,这其中就包括王杰希和李轩。

“我记得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家睡过床垫,比联盟的这种光网床舒服多了。”李轩摸到床头的遥控器,看见显示屏上的数字叹了口气,“我说呢,弹性调这么高,刚才晃得我都要吐了。”

“你上次说想试试这种弹性的。”王杰希脸色也不太好。

“所以咱们还是攒钱换床垫吧。”

“微草的?”

“虚空的!”

“我出钱,买微草的。”

“虚空的,爱买不买。”

第二天,李轩接了王杰希之前明确警告过他不能接的独立出航任务。

三天后,他挂了。

十天后,他接受了脑移植手术,手术同意书由他家属签字。

十一天后,他醒了。

“老王,床垫换了吗?什么牌子的?”

“霸图。”

“什么?!”

“微草和虚空的都卖光了,霸图的最后一款被我从张新杰手里抢过来了。”

张新杰躺在兴欣牌床垫上,难以入睡。

 

李轩新身体的痛感信号传递的不是很好。王杰希把他扒光了从前到后,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大问题。

“还是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吧。”王杰希得出结论。

“不用了吧,一检查就要一整天,耽误我的业务啊。”

“不是让你少接点活吗?”

“床垫还贷着款呢,分担一下你的压力嘛。”李轩翻了个身,“况且也不是没好处,你看最近的润滑剂都省了不少。”

“现在属于正常用量,以前那种用法叫浪费。”

“……”李轩怕疼,前文提过。

“或者你想玩点新鲜的?”王杰希忽然来了兴趣,“蜡烛?皮鞭?试试?”

“老王,检查约在明天没问题吧?”

 

TBC

————————

没大纲……但估计不会太长~

评论 ( 11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