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X李轩] 得寸进尺

-填坑之前让我先摸个鱼,一发完


虚空山上长年烟雾缭绕,为修建在山顶的虚空门设下一道天然屏障。然而今日,竟有一道影子钻进了层层云雾,更避开了守山弟子,熟门熟路地直奔门主闭关修行的暗室而去。

此人正是叶修。

石门的机关对他而言自然不是难事,吸引他目光的却是雕刻在洞口石壁上的两个字——鬼域。那二字乍一看平平无奇,但看久了会让人有种连魂魄都被吸入其中的感觉,着实可怕。

呵,叶修轻笑,雕虫小技。

“天堂有路不爱走,地狱无门,我不请自来。”

叶修晃着手中折扇踏入暗室,活脱脱一名风雅之士。既然被称为“暗室”,这里自是一片黑暗,比那无月之夜还要更暗些。因此,叶修也就看不见在这暗室里的另一人在他进来的一瞬便皱紧眉头。

石壁内部传来轻微响声,似是机关,在无形无踪的鬼气的操纵下直指唯一的目标。

“杀气这么重,是不认识我了?”叶修轻飘飘迈出两步,对暗藏在四周的机关视而不见。

“你怎么……有空过来了?”李轩向来不是狠心之人,话到嘴边还是软了下去,挥手撤了机关和阵法。当然这也不怪他没提前得到消息,毕竟就算他虚空门主再神出鬼没,也不比叶修行踪飘忽,只因在他金盆洗手多年后,只要一露面仍能惹一场腥风血雨。

要说以往二人都是把地图往桌上一摊,随手指到哪儿就约着下次在哪儿见面。李轩心里嘀咕,这离下次见面的时间还差着半个月,地点也隔了好几座山,没想到叶修竟是先来找他了。

李轩下意识走位,给自己留足了后路,但叶修似乎并不在意,反倒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了灯。

“没事就多出去晒晒太阳,整天闷在暗室里,人都瘦了。”叶修随手举起灯,把李轩的条条退路照得清清楚楚。

唉,李轩心里暗叹,自己在这位手下就从没占过便宜。或许有那么几次,但也八成是圈套,一环扣一环。对方把破绽卖得如此不动声色,只待自己一不留神踩进去。就好比现在,他在后退时被莫名出现在地上的石子绊了一脚,还没等他稳住身形调节平衡,就被搂入一个久违的怀抱。

眼前还有道光特别晃。

“你能不能先把灯放下?”李轩别过头,眼里干涩无比。

“你可以闭上眼睛。”

闭上就没完没了了。李轩心里发着牢骚。他虽然乐意享受片刻欢愉,但骨子里的傲气还是让他想要垂死挣扎一番。

一道幽冥鬼气悄悄绕到叶修后背,顺着手臂的阴影爬上了灯座。

忽——

“哟,几月不见功力见长啊。”灯灭尚在意料之中,叶修很快便适应黑暗,只是耳边的一团热气却不如预期地出现。

“是么?”

湿漉漉的耳廓,连带着传进来的声音也是湿的。

“说吧,提前来找我有什么事?”李轩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但那双江湖上有名的鬼魅之手却不安分地放在了某个闸口上。

“想你了,呵呵。”叶修顺势向右侧倒去,石床凉得彻骨,可浇不灭越燃越烈的热情。

“你哄鬼呢?”几番辗转,李轩到了上边,双手撑在叶修身体两侧,试图靠石床的寒气维持灵台中最后一丝清明。

“你看,说真话你又不信。”只一根手指便挑开了虚空门主的单衣。

李轩的呼吸声略微变得急促,叶修听得出他在刻意压制,指尖似乎不经意地掠过胸口那两处,还模仿起炎阵效果,手指所经之处烫得皮肤发红。

可惜了,这里太暗,不然该多好看。

李轩双臂发软,却依然苦苦支撑。眼看这场拉锯迟迟没有结果,叶修没急,李轩没急,有个地方却急了。

身后被顶得难受,李轩索性伏在叶修身上,空出来的手一只探向了躁动不安的那处,另一只则扣住了正在他身上摸得欢的一只手的手腕。

“还想不想要你的命根子了?”李轩贴着耳朵问,五指收拢,隔着布料丈量大小似的。

“没看出来啊你,原来这么下流。”叶修侧过头想要啃他脖子,却啃了个空。

“下流也都是跟你学的。”说着,李轩低下头,咬住衣带,利落地扯开一个扣。

叶修在黑暗中感受着扒完衣服就直奔自己胸口而来的软舌的侵袭,连连摇头:“怎么不学点好的。”

“深受毒害,好不了了。”

“那我可得小心点。”叶修猛地发力,将人压在身下,“想造反了?”

“不必这么防着我吧?”李轩装无辜,习惯了黑暗,他能看见叶修脸上的笑,直觉告诉他那很危险。

下一秒钟,直觉应验。

李轩发现他再也逃不开、躲不掉、说不出一句话来。身体下意识绷紧,又在轻柔的抚摸下放松。沾着软膏的手指轻易探入,就如同探入他口中的舌一样,肆意搅动,却让他觉得舒服又满足。

唔……

 

李轩扶着腰,点亮桌上的灯。待他回头看见叶修依然衣衫凌乱地斜靠在石床上,还冲他暧昧地笑着,他心里就开始来气。可再仔细想想,又能如何呢?

“你……唉……”李轩认命地闭上眼睛坐回床边。

“李门主刚才叫得销魂,怎么现在反倒叹起气来?”叶修帮他揉着腰。

“在想你什么时候走。”李轩逐渐适应室内的光线,眯眼望着叶修。

“这就不对了,爽完就赶我走,李门主也太无情了。”叶修一件一件地穿好衣服,见李轩还是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自己。他的相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算再熟悉他的人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也要费一番功夫。贼眉鼠眼之人势必会令人心生防范,然而常人很难想到普通如路人竟会是以情报和暗杀出名的虚空门的门主。

李轩挑眉道:“这话该我问你,你来就只为了这个?”

要说挑眉这动作人人都会做,却唯有李轩在这样做时才令叶修防不胜防。

四分随性,三分了然,二分无奈,一分期待。

叶修强压下心中某处重新燃起的火焰,正经说道:“好吧,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的确事出有因。”

呵,鬼都知道。

“我就知道不止是来找我爽爽这么简单。”

“说得跟你不爽似的。”叶修面不改色地说着。

“呃……咳……”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幕幕,李轩自认脸皮不够厚,连忙生硬地转了话题,“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

……

叶修所指的必然不止某种意义上的占有,李轩一想便明白了,这是要请自己出山啊。

邀虚空门主出山的代价,叶修自然付得起。可就不知这事到底有多重要,竟能让叶修亲自前来,绕这么大弯才抖落出来。

“想不想跟洋人打架?”叶修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纸,上边写着异域文字。

“你又看上哪家洋人小伙了?”李轩瞥了一眼纸上的字。收集整理情报多年,他也识得不少外文,看这封信的前两行写的大意是什么赌约。

“你这个“又”字可不好,除了你,我还跟谁好过?”

“得了吧,你的新老情人两只手加两只脚都数不过来,你我这都算冷cp了。”李轩坐在石床上无动于衷。

叶修收起信纸,道:“冷又如何,俗话说得好,有爱就行。”

“那你爱我吗?”李轩冷不防地问了这么一句,表情无比正直。当然话说出来他就后悔了,都怪上个月云秀派人把两箱旧书拖到虚空,说什么自家仓库满了接地方放放,想看就随意。

“爱。”想不到叶修答得更加熟练。家有小妹,不懂也得懂。

“行,我跟你走。”其实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等随便一个理由。管它什么冷不冷爱不爱的,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不问问去哪儿?”

“去哪儿?”

叶修趴在他耳朵上说了两句,满意地看到某只耳根红了。

“唉,论下流猥琐这一点,我不及你万分之一啊。”

“有的是时间让你学。”

一声轻笑中,最后一道石门落下,而洞口处只余下留给门人的书信一封。


[完]

————————

tag就……这么打?

评论 ( 22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