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方轩] 偷心贼,贪心鬼 02

-方轩=方锐X李轩

-谜之挑战赛梗,有私设

-这个更新时间……提前倒时差【x



太刀上的鬼神之力汹涌澎湃,伴随着队友们最后一波猛烈攻击带走了对方侥幸存活下来的三名选手。能走到线上赛最后一场的战队已经不多,但这对于李轩他们来说却不算太难。当然,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有一定实力,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运气还不错——一场轮空,两场不战而胜,这样的情况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好运的象征。

“草包战队,运气好而已。”网上有人如此评价。

“鬼剑士还是阵鬼来打单人赛?脑子进水了吧。”

对战往往是最为简单粗暴快速有效的提升实力的方法,但职业上的劣势是无可避免的。李轩苦笑,但玩家自组战队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源于此,他们实在凑不到更多人了。为此,队里技术最好的李轩往往要承担第一个出场单挑的重任。

有输有赢。

 “你们啊,都太肤浅。”挑战赛官方论坛上终于有人跳出来为他们说话,“有本事打出人家的团队赛成绩。”

这时才有人注意到,这支队伍的团队赛居然从没有败过。

方锐坐在电脑前挑着看了几个战队的挑战赛录像,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如今荣耀里最流行的职业无非是战斗法师、战斗法师、和战斗法师。现在的人啊,一点创新意识都没有。方锐又关掉一个视频,心里默默吐槽。

鼠标在二十个入选线下挑战赛之一的队伍名单上停了下来。

嘿嘿。

鬼剑士。

找到你了。


李轩在拿到线下挑战赛全部队伍名单时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战队,怎么会有十几个参赛账号卡?”李轩随口问队友,“而且看起来其中有八个账号卡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哎……我去!”

怎么了,队友探过头来问。

“没事,我知道这小子是谁了。”李轩在密密麻麻的名单中一眼就看见了“大腿生疼”四个字。

没想到,他的目标是“自由人”。

联盟超过半数的战队都有一个自由人,而所谓自由人,就是什么都会玩,使对手根本无法提前做出部署。(设定来自《巅峰荣耀》ACT.4, 40)

这是一种相当有意思的安排,虽然实用性还有待考证。李轩模糊地记得,这种“职业”在联盟第一赛季时还不少,但到了第二赛季,这样的选手在赛场上的表现却不如以往那么活跃了。自由人要么大幅缩小可选职业范围,要么干脆固定在某一个职业上。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另人出其不意的安排还是可以借鉴一下的。

李轩陷入沉思,他所在的队伍并不可能为他提供太多战术上的变化,因此他也不奢望这支队伍真能夺冠。随意翻了翻剩下的几页资料,李轩便把一叠纸递给了队友们传看。

“八个账号?盗贼、流氓、刺客、忍者、拳法家、气功师、驱魔师、守护天使……靠,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他很厉害。”李轩评价,“我在网游里遇到过他,怎么说呢……”

“什么?”

“我看不透他。”李轩摊手,“我见过他的盗贼和流氓,都很强。”

“有多强?”

“虐你们是没问题的。”

“……”

“想虐我还差一点。”

要不要脸。


线下赛分组抽签这天的天气还不错,B市难得是个大晴天。

李轩卡着时间赶到荣耀联盟总部,路上太堵,他又差点迷路,好不容易顺着指示标牌到了会议厅,推门进去只剩下最后一排的两个座位了。

幸好赶上了。

李轩刚坐定,身后的门就又被人推开了。他下意识侧头瞥过去一眼,正好看到一名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朝着他身旁的空位走过来。

“这里有人吗?”

“没有。”

李轩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但又不太敢确定。

“兄弟你是玩什么职业的?”到底还是对方先问了。

“鬼剑士,阵鬼。你呢?”

“你猜。”少年眨眨眼,笑得狡黠。

“你是‘大腿生疼’?”李轩试探。

对方点头道:“我玩的账号多,你还是叫我方锐吧。”

“幸会,李轩。”

冤有头债有主,有情人终成眷属。

抽签归来的两个人一对暗号,还真中了。ABCD每组五支队伍积分前二出线,之后再进行淘汰赛。

“看来想更进一步发展,咱们两家队伍必须要携手出线了。”方锐靠在椅子上,翘着腿,一点也没有其他战队成员紧张的样子。

“别太轻敌。”李轩提醒,但他也知道,虽然方锐这么说,可真到了赛场上谁也不会手下留情。

“说得好像你不是我的敌人一样。”方锐忽然凑近了说,“要不咱们俩今晚先打一场?我们队里人数是单数,我刚好一个人住。”

“时间,房间号。”李轩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反正住宿都是由联盟统一安排的酒店,他们各自的房间也隔不了太远。

权当赛前热身了。



TBC

————————

按照以前写小/黄/文的尿性,下一更肯定就床上见了。

但是!这回是正经走剧情的!床上的戏先放一放!之后总会有的!

骗人是小狗!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