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 我停在某处等你

恭喜王李本《带你飞 摘星星》圆满完售!

谢谢大家厚爱!!!

本子中我写的另一篇请见《在市郊一座安静的小院中》(完整补刀版)

抄送情敌 @首席二色 么么哒!

————————


《我停在某处等你》


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

Failing to fetch me at first keep encouraged,

Missing me one place search another,

I stop somewhere waiting for you.

——Walt Whitman, Song of Myself


这首诗大意如下:

泡不到我啊就继续努力,

找不到我呢就接着找呗,

老子就站在这儿等着你。

——沃尔特·惠特曼《自我之歌》

(一个逗比译)

 

李轩站在微草俱乐部门前,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微草队徽,身后是车水马龙的街道。

但那些毕竟都和他无关,他是专门来这里等人的,等一个姓王的来领着他去荣耀国家训练中心。

B市夏天的太阳不用凸透镜都能把人烧着了。微草俱乐部门口的保安实在不忍心看人在太阳底下晒着,即便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曾在上个赛季领着虚空以8:2的比分赢过微草一次的李轩队长。

敌人再怎么说也是人嘛。

“李队,来这边坐着等吧?”

李轩朝声源处望了过去,只见保安亭内的小保安向他招招手,又指了指身旁的电扇。微草战队还是比较体贴工作人员的嘛,李轩想着,不过大概也没义斩那么财大气粗,听说人家那里都直接装了空调。

“谢谢。”李轩道了谢,也没真坐进保安亭,只是站在阴凉处等着风扇摇着头每八秒钟吹到他一次。

“李队,听说今年要成立国家队,您这次来不会是……”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这让李轩想到了自家某位队员。

“嘿,那除了您和王队,国家队成员还有谁啊?方便透露一下吗?”

“你怎么不直接去问你们王队?”

“那哪儿敢问呀,王队的心思没人摸得清楚。”

李轩笑了笑,没答话。在他眼里,王杰希是个善于独立思考,并且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作为队长,他们为战队投入了多少心血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无从比较。

谁不希望赢?谁不渴望独一无二的冠军?

所以即便是心累,即便没人理解,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就证明是值得的。

微草俱乐部的大门被推开,站在台阶上的人一眼就看到了靠着保安亭乘凉的李轩。

“怎么不进去?”

“怕麻烦。”

王杰希了然。人多嘴杂,他宁愿在外边太阳底下晒着也懒得进去吸引目光,殊不知还是有眼尖的人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王杰希耳中。他看了眼表,李轩比约好的时间还早到了半小时。本想着要是李轩嫌热就会进来找自己,没料到人家愣是在外边站了十多分钟。

金牛座,就是这么固执。

“王队带路吧,来B市这么多次了,我也就只认识来你们微草的路。”李轩拿着在保安亭里领的微草训练营小广告当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咱们是打车啊还是打车啊?”

“打车吧。”王杰希也顺手拿了张小广告看,设计干净清爽,配色朝气蓬勃,还比较符合自己的审美。

小保安先前插不上话,后来又眼看他们俩走到路边拦车,心里除了对自家队长的敬仰之情外还略有些疑惑,什么时候李队和王队关系这么好了?

真是一个不简单的敌人。

上了车,王杰希熟练地报了一个地址。

“这不是你家么?”李轩在后座上问。

“对,我先回去拿点东西再去训练中心。”

“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就去你家等你了,白在你们俱乐部门口晒了半天。”

“小区新换了门禁,你进不去。”王杰希从前座递给李轩一张卡,“这张是新的,你拿着吧。”

李轩默默接下,心想他要是再接一句“随便花”,司机师傅妥妥的会认为自己这是被包养了,虽然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年夏休估计在你家也住不了几天,国际赛就要折腾两个月。”

“你不期待?”

“期待是期待,就是任重道远啊。”李轩叹了口气,“大家一直是对手,如今换了角色要当队友还真有点不习惯。”

能入选国家队的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微草和虚空尚且都仅有一人入选,更不要提其他战队,最多不过两三人,最少的甚至连入选的机会有没有。

“所以才会有封闭训练,至少有个磨合期,也不算太晚。”

“是啊。”李轩身子前倾,趴在王杰希耳边说,“而且住在一起的人更容易互通心意。”

眼看马上就要到王杰希家了,李轩半路就开始作死他也没法拦,只得先在心里记上一笔,日后再算账,各种意义上。

付钱下车,李轩坐在后边没动,王杰希拉开了车后门。

“哎老王,你不是只要拿点东西,我在下边等你就好。”

“你自己说的,要互通心意。”

“咱俩不是一直挺通的嘛……”

王杰希扶着车门看着李轩,没说话。

“好吧好吧,通通通……”


身体上的关系总比精神上的关系要简单粗暴。

一般来说,“我想你了”这四个字放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是甜蜜的情话,久别重逢的喜悦,相隔很远却不得相见的抱怨,甚至是霸道的问候,但要是放在床上那也不过是一句普普通通的开场白。

用李轩的话说:他们俩都属于没时间谈恋爱的,所以不如干脆略过这一层,直接来经济实惠的。

王杰希对此没有异议。

即使开了空调,但剧烈运动后二人还是大汗淋漓。

李轩翻身下床去冲澡,顺手把用完的套子扔进卫生间的垃圾桶里。他一抬头就看见洗手池边摆着两个杯子,里边放了两支牙刷,一支明显有使用过的痕迹,而另一支则是新的。

镜子中的自己笑得有点苦。说实话他一直懒得去想他们俩之间真正的关系,倒不牵扯什么金钱交易,但身上留下的点点红痕又似乎在叫嚣着“哪有那么简单”。

好感是有的,不然他们也就不会过得这么和谐了。

李轩洗完澡才想起自己忘了拿浴巾,正要喊王杰希帮他带一条进来,却忽然发现洗手池边放着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浴巾。怪了,刚才还没有,王杰希什么时候进来过?

谁要是以后能一直跟王杰希一起过日子,肯定特别省心。这样的想法盘踞在李轩心中已久,他不是没想过自己的可能性,但老实说他觉得一旦二人先后退役,他们俩可能真不会再有多少交集。

算了,这么好的机会还是留给别人好了。

轮流洗完澡,离集合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王杰希说不急,从他家打车去训练中心只要十分钟。

那,不如再来一发?

开什么玩笑?!

“不跟你搞了,腰疼。”李轩揉着腰,“就算换我来上你也不搞了。”

“真的?”拉着窗帘,王杰希的眼睛在阴影里好像会发光。

“真的。”李轩的表情严肃且认真,可没忍几秒就绷不住先笑了出来。

“老王你是不知道,你刚才两只眼睛都一样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训练中心的宿舍是双人间,自由组合。

李轩最后决定跟张新杰一起住,原因是训练期间需要保持良(禁)好(欲)的生活作息,每天看着王杰希在他眼前晃悠,对他来说实在是一项艰难的考验。

最终和王杰希住在一起的是霸图战队的另一位成员——张佳乐。问其原因,王杰希表示这是他掐指算出来的。当然,他没告诉李轩,在起卦时,他下意识用了李轩的生日。

用一个随机数推测出一个随机结果的准确率有多高?

而用一个明确的数字去推测一个心中期待的结局的准确率又会有多高?

就连王杰希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也许能解答出这两个问题的人会成为第二个阿基米德,但至少他现在还不是。玩荣耀的高手从不缺乏一颗执着的心,不过感情这事也不仅仅是靠执着就能圆满的。就像他,执着了好些年,可现在却还是会刻意回避某些问题,想等时候到了自然有结果。

的确,转折来得挺快的。

住宿问题一向是荣耀粉丝们关注的重点之一。先前在训练中心的住宿安排就让无数粉丝心满意足脑洞大开捶胸顿足泪流满面,而当选手们到达苏黎世某酒店后,网上话题跟炸了锅一样,各种各样的猜测与流言充斥着每个角落。

结果酒店出了个狠招——随机安排。

或许是王杰希前不久掐指算出来的结果真的应验,也可能只是一个巧合遇到了另一个巧合,但当事实摆明了他俩拿到的是同一个屋的房卡时,李轩摊手表示没意见,王杰希也坦然接受。

他们自然不知道,从那以后,他们所住的酒店被网友们取了一个别名,叫“拉郎酒店”。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李轩插门卡开门后直接愣住,再次确认了一下房间号。王杰希见他表情有异,跟着也走进房间,然后看到了屋子正中间摆着的一张大床。

房间安排错了吧。

说好的双人标间怎么就变成了一张king size大床你特么在逗我?!

李轩拉着行李就往外走,却被门口的王杰希拦下。

“老王,跟我去前台换房间吧。”李轩心很累。

“换了可就换不回来了。”

李轩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里一动,但还是摇了摇头。

“这要是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你不说就没人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

话音未落,李轩就被推到墙上封住了口,潮湿的舌,熟悉的触感,还带着茶香,让他隐约想起王杰希的确在飞机上要了杯茶喝。

“你还说么?”

“不说。”

这回换李轩主动吻了上去。和几秒钟前的那个吻不一样的是,这个吻更像是一个讯号,一切可以开始的讯号。

床头柜上已备足了装备,集合时间在几小时后,床很大很软,躺上去能陷得很深。

陷得很深。

 

小组赛打得还算顺利,中国队毫无意外地出线晋级八强。

没人敢对任何敌人掉以轻心,就连那张因意外与王杰希和李轩相遇的大床也成为了分析比赛的场所而非其他。

关上灯,一阵沉默。

“睡不着?”李轩先开口。

“嗯。”

“在想明天的比赛?”

“刚才是,现在不是。”

李轩懒得跟他打哑谜,翻了个身,面对王杰希侧卧着,支起一只手撑着脖子。眼睛逐渐适应了房间内的黑暗,他看见王杰希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能让王队日思夜想的人一定不一般吧。”

“很不一般。”王杰希偏过头去看他,“不过面相倒一般。”

“这么黑你看得清么?要不我帮你把灯打开?”

李轩伸去够床头灯开关的手被握住,陷入一个温暖的手掌中。王杰希只是仔细地帮他按摩手指关节,并没有其他动作。

“老王,咱们谈不起恋爱。”李轩没来由说了一句。

“嗯。”王杰希继续帮他按摩着。

“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就不错。”

真是容易满足。

可既然这样,王杰希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安份地揉完手,躺好,睡觉。

李轩感觉自己可能又在不经意间惹到他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流传于微草的那句名言——王队的心思你别猜。

 

中国队夺冠后行程安排得比当初比赛时还要紧凑,又是发布会又是庆功宴,还夹杂着大大小小的采访,国家队一行十四人一个都没能逃掉。

回到酒店时李轩已然精疲力尽,倒在床上不想起来。

“洗完澡再睡。”王杰希给他指出一条明路。

“你能让我睡?”李轩抬起头,“我帮你算算,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三个礼拜合二十一天,老王,你忍得辛苦吗?”

李轩话都说到这份上,王杰希要是还昧着良心说自己不辛苦那就真是连鬼都不信他了。

浴室墙壁上印满了手印。后来李轩仔细打量自己和王杰希的这份作品,暗想要是换成血手印一定会是个完美的凶杀案现场。

“看什么呢?”王杰希在刷牙。

“我在想我们还缺点什么?”李轩刚洗完澡,正在擦身子,“冠军有了,奖金有了,不如趁夏休还没结束去度个假?”

王杰希心里默算,离夏休结束的确还有一段时间。

“怎么,你想通了?”王杰希拿毛巾擦脸。

“想通什么?”李轩看着镜子里的王杰希感觉他这话问得莫名其妙。

“终于想谈恋爱了?”

“谁想了?那是你自己想的吧。”李轩实则有点心虚。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王杰希走出卫生间,示意李轩跟上。他在手提箱前停下来,蹲下身子在箱子内兜里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拖在手心。

“老王,你这是……”

“度假前先答应我一件事。”王杰希打开盒子,露出一枚白金戒指,细看内侧还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再明白不过的意思了,但李轩觉得如此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还是再次确认一下比较好。他没马上回应王杰希,反倒蹲在自己箱子前翻找起来。毕竟随身带了一年了,这次出国收拾箱子时也就顺手放了进去,他记得他把那个小方盒放在两层拉链里边……啊,找到了!

“你能戴上咱就谈,戴不上就算了。”李轩递出自己的盒子,换了王杰希手里的那个。

王杰希毫不惊讶,倒是笑着戴上了戒指。

左手无名指,刚好合适。

李轩相当得意,揉了那么多次手真是没白揉。

那就这么定了。

 

某年冬,夏威夷群岛好风光。

“李轩,我们结婚吧。”刚插进去的时候,王杰希这么问。

不,这已经不是个问句,而是赤裸裸的要挟了。

李轩腰有点酸,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见他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动”的样子,顿时觉得心好累。

这时候应该说啥?

好好好!结结结!别废话了能说干就干么?

但李轩就算平常跟王杰希拌嘴时脸皮再厚,到了床上也不敢造次。

我说大哥我真错了。李轩直想跪地求饶,不不,他现在已经是跪地求饶的姿势了,虽然方向有点不对……

“一定要现在回答么?”他的声音有些发虚。

“你觉得呢?”王杰希摸着他的屁股,云淡风轻地反问。

唉……一世英名……

李轩想了半天没吱声,心里盘算着今天这床单八成是滚不了了,却没想到五分钟过去了王杰希那里竟毫无颓势。

这一定得是真爱啊。

同居三年了,这还是王杰希第一次如此直白地问出来。以往李轩都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可这回王杰希铁了心想要个答案,他不能不给。

“我说……如果结完了第二天就想离怎么办?”

“随你。”

李轩把头埋进枕头里,沉默了十秒钟,闷闷地应了一声。

啪啪啪。

 

从初相识到在一起,等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从不认为我们肯定能并肩走多久,无时无刻不分担彼此的喜怒哀乐。

但当你觉得很累走不下去时,请你抬头往前望一望,我总会停在某处等你。

 

 

Fin.

评论 ( 7 )
热度 ( 76 )
  1. 沧山懒癌沧山懒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