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李乔] Minority 14(正文完)

-喜闻乐见的丧尸世界观

-整理了设定参考+章节目录+OST

-我特么写完啦!番外不放啦!本子但愿能赶上帝都O!



Minority——在角落里求生



14. 始与终


为了生存。

为了生存,他和别的幸存者争抢过食物;为了生存,他在丧尸群中挥刀杀出一条血路;为了生存,他需防备的不仅仅是变异的怪物,还有不怀好意的同类;为了生存,他迫切地需要一个可以信赖的人,陪伴他继续生存下去。

他们的相遇是巧合,也是既定的结局。

空荡荡的机场,空荡荡的出发大厅,还有窗外空荡荡的跑道。春天已近,但一切依然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机,正如乔一帆在乱世中遇到李轩的那一天。

如果没有丧尸爆发,他们现在会怎样?

这个问题他们两人都曾经想过,也都曾得到过类似的答案。或许他们依然会相识甚至相熟,但难说会像现在这样有着同生共死的觉悟。

南苑机场不大,不到一上午,他们已经将航站楼的上下两层都搜索完毕,除了满地匆匆撤离的痕迹,他们并没有其他发现。

研究“三级丧尸”当时是在秘密进行的。李轩推测,小楼的主人之所以会得到这样的信息,或许也和他原本的身份有关。那座小楼的通讯设备相当齐全,十有八九是作为一个信息中转站汇集所有消息,再整理提纯出重点传递给总部。谁知二级丧尸的突然进攻击垮了总部,而怀有不轨之心的幸存者又血洗了小楼,一切似乎已成死局,但如今前人们总算盼来了死灰复燃的可能性。

李轩缓缓推开了一扇门,里边一片漆黑。他习惯性地打开手电,望着一级级的台阶,不知道那会通向什么地方。

他听见水滴从高处落到地上的声音,可能是哪处水管漏水吧,在空洞的楼梯间里不甘寂寞地响着。

李轩走在前,下到地下一层,打开门。乔一帆快步跟上,一个转身便也出了楼梯间,且在他出去之后还轻声关上了们,生怕惊醒了什么不该惹的东西。

这一层什么都没有。

黑暗中,除了他们二人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之外再无别的声音,与其说前方有着未知的恐惧,倒不如说这样的黑暗反倒也掩护了他们,带来莫名的安全感。

一连下了两层,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然而李轩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他下意识后退一步护在乔一帆身前,手中的砍刀早已同时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两支手电筒前后扫过,同时汇聚在一点。

乔一帆刚看清朝他倒过来的丧尸腐烂的脸,那张脸便随着被砍掉的头颅摔在一旁的地上。

一声闷响。

“来了。”李轩低声提醒。

十余只丧尸从楼道另一端,他们尚未察看的门中涌出来。乔一帆松了口气,还好这些只是普通丧尸,在不用担心被包围的地形中很容易就能解决掉他们。

刀起刀落间又是一颗腐烂的头颅落地。

“那里边也许有我们要找的东西。”乔一帆也解决掉好几只丧尸。

“我们先过去再说。”李轩加快清场速度。

不再有其余丧尸从里边走出来,二人见状马上移动到未被关严的门两侧,朝内望去。而这一望,他们都被吓得不轻。

在一个巨大的放空水的蓄水池中至少站着百千只丧尸,只不过碍于蓄水池高度,他们很难爬上来。可即便如此,当几只丧尸无意识地堆叠在一起,靠近上方的丧尸便能从蓄水池中爬出来。

无数只腐烂程度不一的手扒着池壁,有的已露出了森森白骨,有的干脆连指骨都不全了。

“一帆,你听没听到什么声音?”李轩问。

“声音?”乔一帆低头仔细分辨,尽可能屏蔽掉蓄水池中的丧尸发出来的嘈杂噪音。

——咚,咚,咚。

“听到了!好像……是捶门的声音,是从蓄水池右侧传来的。”乔一帆不由得想到他们在遇到独眼丧尸之前所听到的金属撞击声。

“想不到还真的找到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乔一帆心里没底。

要是把那个怪物放出来后,他没有按照人所预期的那样变异会如何?

“一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会留下。”乔一帆答得坚定,李轩听了却笑了。

“我知道,但我想问你的是,如果真有下辈子,我想跟你好好谈次恋爱,你觉得怎么样?”

乔一帆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一时答不上话来,在黑暗中晾了李轩一分钟才应了一声。

“好,那我去锁门。”

锁上门,即使变异不成功,即使所有前人的努力全都白费,即使他们两人首当其冲丢了性命,至少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为别人所知,至少外边的情况不会变得更糟。

值得么?李轩想过这个问题。为了本就肮脏不堪的世界,这么做真的值么?

没有谁生下来就是伟人,但这件事需要有人去做,他们只是刚好遇上了而已。

墙角处放着一个链锯,乔一帆提了起来,有点沉,但足以用来切断困住“三级丧尸”那扇门的门锁。他拉开了开关,链锯发出刺耳的噪音,引得蓄水池中的丧尸朝他的方向聚集过来。

眼看有数只丧尸已经要爬上来了,乔一帆一咬牙,顾不上身后追来的丧尸,提着链锯朝着门锁走过去。他只想再走得快一些,在自己得手前不要被追上就好。还差两三步他就可以够到门锁了,但估算时间,身后的丧尸也快要扑过来了。但过了他预计的时间后,身后却没了动静。

乔一帆借着放在地上的手电光回头看,只见李轩正挥着砍刀将爬出蓄水池或将要爬出来的丧尸一一解决掉。

“放心吧。”

乔一帆隐约听到李轩说了这三个字,可在链锯嘈杂的响声中,他什么也听不清楚。

算了,就当他说过吧,反正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就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乔一帆相信,这是一种凌驾于生死之上的感情。

门锁被链锯干净利落地锯成两半。

 

李轩无聊地坐在马路边拿破布擦着砍刀。

在他身后,是一棵长出不少绿芽的树,在微风中摇晃着树枝。

春天真的来了。

自从乔一帆用过一次链锯之后,他就再也没把它放下。李轩心里郁闷,这下乔一帆整天抱着链锯都没有空出来的手来拉着自己了。

链锯是烧油的。李轩想,油用光了,链锯就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哪知乔一帆人品太好,在他们跟着变异后的“三级丧尸”一路南下时,愣是让乔一帆在一座农田旁边的小屋里找到了不少柴油。

事情总会变好的。

乔一帆问过李轩一次,当初他说的话还算不算数。李轩想了半天才意识到乔一帆问的是关于谈恋爱的事。

怎么可能不算数呢?

即使人活在世再过渺小,即使无人理解、无人欣赏,即使被逼到绝境,只能在角落里求生,只要有彼此在,就都不算什么。

你说是不是?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