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李乔] Minority 13

-喜闻乐见的丧尸世界观

-整理了设定参考+章节目录+OST

-还差一章,写完睡,说好的小印量,誓死不窗本【有虫先别管,最后会统一修改



Minority——在角落里求生


13. 反与正

 

“你在找什么?”

一个声音从乔一帆身后冒出来,把正在发呆的他吓了一跳。他回过神,发现自己正蹲在一堆丧尸的尸体之间翻找着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找什么。”实话实说,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回答漏洞连连,别人会不会信都不好说。

“那我帮你一起找吧。”也不等乔一帆再说什么,声音的主人伸手帮他清理起尸堆。

他似乎闻不到尸块腐烂的味道,这至少让他感觉好些。就像看恐怖片的时候关上声音,就不会再有多可怕一样。

他找到的第一样东西是一个黑色的皮夹,那里边除了一张照片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张家庭合影,可惜美满的画面被血迹污染,让人再难分辨出照片原来的样子。

“你看看这是什么?”声音从乔一帆身侧响起,他转过头去看,却只见到一只断臂在他眼前晃悠。他一下就找到了重点——一枚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无名指上的戒指承载着多少苦辣酸甜的回忆,但纵然如此,戒指的主人也已不在了,甚至在之前,他还曾经成为非人的怪物,恐怖的存在。乔一帆明白自己没有时间伤怀,便也只是看了断臂一眼就任由其被丢在一旁。

他的目光随后被尸堆最下方露出的半截蓝色硬皮笔记本吸引。他不由得想起李轩的那个日记本,似乎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并无太大差别。

等等,李轩。

李轩他人呢?

乔一帆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可除了满地的石块他没看到任何活人。

他记得刚才还有人和他在说话,难道那不是李轩?

不是李轩又是谁?

一片荒芜。

 

乔一帆醒来后发现帐篷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的身上被盖了好几件衣服,像是衣服的主人生怕他被冻着一样。然而当他坐起身来后,清晨的寒意还是让他打了个喷嚏。

他记得他们昨晚在探查过那座小楼后还是决定露宿在外,现在再想想这个决定,他觉得其实在小楼二层或三层休息一晚也未尝不可。只怪当时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所有逻辑分析都不管用了,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那里。

可是,要往哪里逃呢?

这个世界上,别的地方又能比这里好多少呢?

帐篷外的脚步声打断了乔一帆的胡思乱想,他抬头,刚好见到李轩掀开帐蓬的门弯腰进来。

“睡得还好吗?”李轩坐到他旁边问。

“嗯。”乔一帆注意到李轩特意放远一些的刀,没看错的话,那上边好像还沾着血迹。

“我刚才在周围转了转。”李轩见乔一帆的目光落在他的刀上,索性就把刀拿了过来,找了块破布随便擦了擦,“解决了附近几只落单的丧尸,不过威胁倒不算太大。”

李轩一向考虑周到,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大清早就跑去砍杀丧尸。乔一帆想他多少是受了昨日所见的那些的影响,虽然没有表现出来。

李轩的手被握住,无言却温暖。

“我想……再进去看看?”李轩迟疑,担心乔一帆依然对昨天的事心有余悸。

乔一帆点头,一下消除了李轩的疑虑:“我也觉得那里边肯定有被忽略的线索。”

收了帐篷,再入小楼。

刚迈进门,乔一帆忽然想起了昨晚做的梦,凭着直觉走到空书柜前,蹲下去翻散落一地的书。李轩见状也帮着一起整理,将书分门别类堆好。

心灵鸡汤、饮食养生、报刊杂志……倒都是寻常人家的书。只不过当他们看到几本佛经和多个版本的圣经混在一起时,还是觉得有种微妙的感觉。

“恐怕所谓的‘大师’和‘神父’就是指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吧。”李轩仔细翻看每一本书册,想看看里边会不会有夹页什么的,结果除了一些他也看不懂的标记什么线索都没有。

“那这两个人……”乔一帆的目光飘到楼梯侧面的暗门上。

李轩叹了口气:“我再去别处找找。”

在他搜索着客厅里其他蛛丝马迹的时候,乔一帆忽然看到一本书的一角,颜色和材质和他昨晚梦到的那个笔记本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会这么巧吧?

他将那本书从书堆里抽出来,发现那上边并没有书名,真的只是一个笔记本。

翻开第一页,上边是工整的笔记,似乎是对什么经文的感悟。乔一帆继续往后翻了翻,连续七八页都是类似的内容,直到某一页上,记录者的笔迹忽然变得无比潦草。他在这一页右下角找到了一个日期,果然,不早不晚,正是丧尸爆发的那一天。

“有发现?”李轩走过来问。

“嗯,这里边可能有什么……”乔一帆又翻了几页,记录的无非是躲避丧尸时的心理变化。

“等等!”李轩隐约看到了两个字,“刚才那页好像提到了丧尸变异。”

乔一帆连忙翻回前页,在几行潦草的笔记中找到了几乎辨认不清的两个字——变异。

“速度缓慢、四肢僵硬、召集能力……”李轩越念越觉得这完全符合他们所遇到的独眼丧尸的特征。他瞥了一眼右下角的记录日期,足足比他们遇到独眼丧尸时早了三天。

乔一帆在李轩的示意下又翻了一页,发现字比前一页的更密些,内容描写得更详细些。只是他们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在这一页纸上第一次出现了“二级丧尸”这个概念,而且竟有关于三只不同的二级丧尸的详细描写。如此清晰的统一特征和个体差异,若不是近距离的观察,普通人很少能记录下这样的内容。

乔一帆仍然记得他和李轩费尽力气才解决了独眼丧尸,而这小楼原先的主人,就算有其他帮手,又如何能一口气解决掉三只变异的二级丧尸?

像是知道他的疑惑,李轩淡定地说:“你还记得三楼的东西吗?”

“你是说……这些并不仅仅是他们自己遇到的,而是集合了几批人的信息?”

“对,你看这里。”李轩指出一行字,“‘二级丧尸易受复杂地形影响,在山地中几乎无法移动。’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山地还很远。”

乔一帆同意了他的看法,笔记本的下一页依然是更多关于二级丧尸的描写,而其中一笔带过的环境描写也印证了李轩的猜测。

低头看得久了,李轩揉了揉脖子。屋外有风从破旧的房门吹进来,他下意识站到乔一帆身后挡住风口,选位十分精准。同生和共死,任谁都会更喜欢前者,所以他也就更加珍惜能活着的每一刻。

乔一帆认真看着,不放过任何细微的线索,而当他又翻了一页后,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或者是笔记本上沾了什么脏东西。

是谁在“二级丧尸”的“二”字中间又多加了一个横?

这一页的日期正好是五天之前。

 

这条路,走到头就有希望。李轩这么想着,和乔一帆埋头往前走。

绕了一大圈,到最后他们还是决定要往他们最开始的目标走去。已经不远了,路边偶尔都能看到指向机场的路牌,那是他们仅存的希望。

关于“三级丧尸”的信息,一直以来都只是幸存者们的猜测,但在看完了整本笔记之后,这种变异丧尸不仅仅是比他们之前遇到的所有丧尸都更恐怖的存在,更是解决所有问题的钥匙。

人们早已想到二级丧尸并非变异的尽头,便有人大胆设想,如果人为刺激二级丧尸变异成三级丧尸,并对变异过程加以引导,使得三级丧尸最终不会再攻击人类,而是利用其统领能力使丧尸之间自相残杀,这样以毒攻毒的方法或许能彻底消灭掉所有。

“机场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了吧。”乔一帆看了看路标,确认他们仍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的确有点讽刺,原本想去那里是因为活着的人,现在去是因为变异的丧尸。”李轩笑得无奈,“但也没办法,这事总要有人去做。”

“我陪你。”乔一帆握紧他的手。

“其实你没必要……”

“我陪你。”乔一帆重复,语气不容置疑。

别人都只以为他易与人妥协,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一旦他做出决定便很难动摇。正是这样的坚持成就了他原先的职业玩家事业,也同样让他能在变得面目全非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既然已经决定要和李轩一起走下去,他就不会轻易放手,即便能否全身而退还是一个未知数。

机场已遥遥在望,而他们的四周是幸存者大规模撤离的杂乱脚印,以及不少丧尸的残肢断臂。营地被从内部攻破,幸存者被迫撤离,而三只二级丧尸尾随其后,这样就使机场附近成为了一片真空区——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丧尸。

李轩回想着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由于撤得太急,对于三级丧尸的研究也只好被迫中止。如今,除了现在不明生死的研究人员,也就只有他和乔一帆知道,在机场的地下某处,还关着一只不知是否如人所愿变异成功的三级丧尸。

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对与错,只不过两种选择会导致不同的结局而已。他去了,无人会赞赏他的高尚;他不去,也无人会咒骂他的懦弱。说到底都是人的主观想法,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只是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罢了。


最后一个TBC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