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请勿放弃治疗 02

果然比我学术多了(๑•̀ㅂ•́)و✧

临风:

跟群主玩个联 @沧山懒癌 


声明:


1、本文中所有出现的症状、方剂、成药,均为私设,请勿对号入座,欢迎内行交流,如有身体不适,请径往医院问诊;


2、本人非执业医师,可以探讨,切勿全盘相信;


3、CP为王杰希X李轩;


4、文中所有角色归蝴蝶蓝。






02.


 


王杰希一看,得,李轩天天挂在嘴边的科室霸王花们来了,也不管他正准备张嘴,就痛快麻利地顺手把橘子塞回自己嘴里,站起身,“这么多人来看你,我就不打扰了,自己注意休息。”完全无视对方怒目的表情,又加了一句,“从前有个小胃病,它长大了,就成老胃病了。”


李轩内心OS:王杰希我跟你势不两立!


领头的小护士笑得甜甜蜜蜜的,“王主任不再坐会儿了?我们可以过会再来的。”


“回去干活了,”王杰希飘飘然地晃出输液室,“你们监督他不能吃零食啊。”


“没问题,王主任慢走,王主任再见!”后面两个刚来实习的小护士有点不好意思调侃他俩,就自觉代表全科室感谢王杰希送来的温暖。


——温暖个鬼,不就是一个橘子,的皮!


李轩有些纠结地抱着热水袋,好吧,算他有良心,知道打热水。


 


中饭只喝了一碗粥的某人,不一会就饿了。


大概是输液确实起了效果,李轩只觉得特别想吃东西,但这半晌不夜的,医院食堂两点停售,被胃痛折腾大半天又没那力气出去买饭,犹豫半天,他还是晃去了休息室。


“给口吃的吧,江湖救急啊……”


柳非抬起头,就看李轩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坐在一进门的椅子上,手里还抓着个热水袋捂着肚子。


“主任,据说你今天光荣登记了?”柳非扒拉扒拉抽屉,翻出一袋羊角面包,又给李轩倒了杯水,一起递过去。


“别提了,前几天就觉得不太舒服,昨天晚上跟同学聚会喝了几杯,今天早上勉强撑完门诊,受不了就去挂了个号。”李轩喝了口水,正准备对面包下嘴,护士站的小舒来找东西,一眼瞅到,大吼一声,“主任住嘴!”


吓得李轩差点把面包扔出去。


“干嘛呢,一惊一乍的。”柳非有些不满地说道一句,舒可怡忙解释,“柳姐,今天中午中医的王主任刚嘱咐过,不许主任吃零食的。”


“哦~”柳非的嗓音拐了个弯儿,从善如流地没收了李轩面前所有吃食,“主任,为了你娇弱的胃,还是去问问王主任你这会儿能吃什么吧~”


李轩内心泪流满面:王杰希我跟你不共戴天!


 


说起来,其实王杰希在医院女同胞们心目中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不论哪位有点小毛小病或者不舒服,去找他调理,保管身心舒畅,这一点也间接导致不少男同胞对他有些不满,比如李轩。


男人嘛,大开大合直来直往,哪儿疼治哪儿哪儿痒痒挠哪儿,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发烧就退烧,腹泻就止泻,一次性解决,从根源上掐住病情;不像那位,你拉个肚子他问你睡觉怎么样,你感冒了他问你冷热酸甜好哪口。


东拉西扯,简直是浪费宝贵的生命,王杰希诊一位病人的时间,他李轩手底下可以过仨。


埋怨归埋怨,其实仔细想想那位也挺关心自己的,就是这莫名其妙不让吃零食有点过分。


都不能吃,你倒是给我准备吃的啊?


饿得头晕眼花正在哀嚎的李轩,被柳非打断了对王杰希的碎碎念。


“主任,”她递过来一份病历,“副院长朋友的女儿,来查不孕,生殖医学中心那边转过来的,说让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李轩扫了一眼病历,问,“人呢?”


“在你办公室。”


“我马上过去。”


 


一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夫妻坐在主任医师办公室的沙发上,神情略有些紧张地看着对面的李轩。


“男科那边也去问过了?”


“嗯,这两天一直在做各项指标检测,中心那边说数据上都没有问题。”


“多长时间没有避孕措施?”


“快三年了。”


李轩皱着眉头盯检查报告,恨不得上面开出朵花似的。


从检查结果来看,一切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导致不孕的因素。


“经期稳定么?”


“还算稳定,四十天左右。”


最终,李轩放弃抗争,“你们稍等我一下。”溜出办公室抓住柳非,“生殖中心那边就没个靠谱的?他俩这检测结果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柳非无奈摇头,“他们也看不出什么,才拜托你帮忙的。”说完了眼珠一转,“不如去问问王主任?”


李轩没好气,“他都不让我吃饭,能看出什么才有鬼。”


“啧,”柳非斜了他一眼,“这种玄妙的医学,你只有受益了才知道它有多好。反正也交不了差,死马当活马医,要面对院长交白卷还是去找王杰希补课,你自己看着办吧。”


“生殖中心的差事干嘛让我背黑锅啊!”李轩不满。


“谁让咱不是不孕不育医院呢!”柳非端着水杯晃进科室,就听到门口的护士叫号,“三十二号!”


 


“服药期间不能沾荤腥酒水,吃完五天再来复诊,二楼交钱取药。”


李轩推开门,就见王杰希正站起身送病人出门。


“老王,有个事儿麻烦你帮忙。”李轩面无表情地甩了个眼刀给他,将门外的夫妻二人喊进来。


“怎么?”见有外人,王杰希也没再多话,“来看病?”


“嗯……这两位是副院长介绍来的,查个不孕。”李轩存心想看看王杰希到底有什么值得女同事们推崇,也没多话,就把病历往他面前一摆。


王杰希抬眼:你都看不出问题?


李轩偏头:这不是我专业!


对于检测数据,王杰希自认并不比生殖中心专业多少;既然旁边这位都束手无策,那就证明问题不在数据上。


他又抬头看了看对面两位,“经期正常么?”


李轩翻了个白眼——看吧,大家都是一个师父教的。


“正常的,四十天。”


“不是周期。”王杰希伸手敲了敲桌子,“持续时间?血色?你应该有痛经吧。”


妻子点头,“是的,每次十天左右,血色……有点暗吧,看起来像深棕色。”


李轩在一旁不屑。痛经嘛,十个女人九个有,算你蒙对了!


“疼到什么程度?”


“全身控制不住地抽搐,吐,每次都要去医院吊水才能镇静……”


“以前看过中医没?”


“看过很多,都没有效果,读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次昏过去了,是室友把我送去医院的,后来去找了当地最有名的中医,吃了一个月的药,只是有一点点好转,以后嫌麻烦也没再去了。”


“平时饮食怎样?喜冷还是喜热?”


“吃得不多,好热,夏天吹不得空调。”


王杰希刷刷写了两笔。


“下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


“还有十天左右吧。”


“看一下舌苔。”


李轩好奇地探头看,王杰希又写两笔。


这鬼画符,也就只有医生能认得出了吧。


王杰希又从一旁抽屉里掏出个腕枕,“右手。”


号完右手又换左手,李轩在一旁站着,室内安静的感觉让他仿佛能听到血液滑过耳道的声音。


五分钟过后,王杰希收了腕枕,一边写病历,一边嘱咐,“草药吃一周,艾灸五天,然后换成药吃到月经结束,再回来复诊。日常注意保暖,睡前泡泡脚做个按摩,服药期间禁房事,复诊再换方子。”


对面两人点点头,“好。”


等王杰希终于洋洋洒洒写完了,正往系统里录入方子的时候,李轩好奇地接过病历瞅了瞅——他只认出了上面两行字,“苔薄白,脉沉迟,右尺脉虚,气滞血瘀,寒凝宫腑,治以补中益气行血化瘀,方剂七日,艾灸五日,接成药十日,复诊观效。”


当着外人,他也不好问问这靠不靠谱,不过看王杰希这么胸有成竹,应该……算是能交差了吧?


欠你个人情,回头请吃饭好了。李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送走了那两位,王杰希端着杯子要去打水,李轩忙给人拦下了。


“老王,管我饭!”


王杰希挑眉,“怎么?”


“‘妇女之友’的影响力果然不同凡响,我饿了半下午,那帮丫头片子们把吃的都锁了!”李轩毫不客气地揭穿王杰希的罪行。


“你呢,一天不接受调理,我就监督你吃零食一天。”


“管天管地管不着那什么,难道你连我三顿饭也要管?”


王杰希装模作样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是三点半,李主任不用回去上班么?”


 


李轩在心里默默地给那顿饭打了个“X”,用黑色墨水,带着他满腔的愤怒!




——TBC——




PS:痛经不是小事,不要相信什么生完孩子就不疼了,跟生孩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除非是先天性的窄导致血液流通不畅,否则绝对是本体的问题!一定不能耽误!

评论
热度 ( 32 )
  1. 沧山懒癌临风 转载了此文字
    果然比我学术多了(๑•̀ㅂ•́)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