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李联文] 请勿放弃治疗 01

-暂定名,和风姐姐 @临风 爱的联(互)文(坑)

-医院paro,无大纲,逗比学术向



01


李轩一边低头看病历一边走进了电梯。

“八楼?”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问道。

“嗯,谢谢。”李轩下意识答,直到听见楼层按键处传来轻微的响动时才反应过来,抬起头刚好对上王杰希那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

逗我玩呢么?!李轩此时后悔得只想挠门。

可惜电梯门早已无情地合上,只将他们俩关在一起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恶意。

王杰希的身上带着一股极淡的药味,但这种味道李轩闻起来却感觉好像被放大了十倍一样,刺鼻得很,让他忍不住想要站远一些。

“李主任脸色不太好啊,抽空来找我,我帮你开张方子补补。”

“多谢了,我最近比较忙。”客套话李轩还是会说的,不着痕迹的在说明脸色差的原因同时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的虚情假意。

至少在他看来,王杰希肯定没安好心。

“中医讲养生,前提是你要有这个意识。自己都不注意身体,等真病了后悔都来不及。”

“行了王主任,你那套理论我都听了不下十次了。”李轩揉着眉心,“不是我不信任你们中医,实在是平时太忙根本走不开。”

“忙不是借口。”王杰希抱着胳膊,“西医的确快,但如果不讲究调养,病迟早会复发。”

看看,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了吧。李轩暗叹幸亏自己机智,才没在一开始就着了王杰希的道。打着关心别人的旗号来明贬暗损西医,做这种事王杰希简直是手到擒来。

殊不知明贬暗损是真,关心倒也是真的。

“老王你听过这么一个段子没?”李轩瞥了眼电梯刚刚行至四楼,离自己的目的地八楼还远,离王杰希……应该是去开会的十楼更是有一段距离。

王杰希看着他,没出声,等他继续说下去。

“病人听到中医让他去看西医,心里会想完了我真得病了;病人听到西医让他去看中医,直接就哭了,觉得自己肯定活不长了。”

“谬论。”王杰希下定义。

“哎王主任别太在意嘛,都说了是段子了。”李轩这时显得格外大度,正巧电梯停住,“叮”的一声开了门,“我先忙去了啊,老王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可以来找我给你看看。”

还没等王杰希回答,李轩头也没回就溜出了电梯。他能想象到王杰希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可惜啊可惜,除了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没人看得到。

而他之所以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是有理有据的,只因墙上贴的标识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妇科。

 

从业这么多年,李轩并非没为自己的身份尴尬过,尤其是刚实习的时候出门诊再碰上几位不配合的女患者,能控制自己不脸红就不错了。但一路从实习生晋升到住院医、主治医、副主任、主任,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把人切开了也是一样的红。

当然,相比起人们对妇科男医生的误解,李轩觉得称呼王杰希为“江湖骗子”简直是小打小闹。不是他对中医存在偏见,只是他单纯地看王杰希不爽而已。

就好比刚结束了三个小时手术的李轩正坐在休息室休息,偏偏透过窗户看见王杰希拎着一兜子盒饭从楼道里经过。

哟,这是给哪位女病人还是小护士送温暖去啊?

他凑到窗前伸着脖子看,可惜人影早就不知道拐到哪儿去了。“江湖骗子”真是闲啊,出完门诊就可以到处溜达了,哪像自己门诊手术一条龙,还不算上查房,成天累死累活的。

换好衣服,李轩准备出去吃饭,哪知刚开门就看见拎着个空袋子的王杰希从他眼前走过。

真是冤家路窄。

李轩本想装没看见,正打算从楼道另一侧的楼梯溜下楼去,没想到不争气的肚子倒先叫了起来。

王杰希听音辨位的能力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目光下意识瞟了过去,毫无意外看见了一张熟人的脸。

“李主任还没吃饭?”

“刚下台。”李轩一脸倦容,“正要去吃。”

“一起吗?”

那大家就都不用吃了。李轩暗自吐槽,表面上只是说自己去食堂随便吃点就好。

王杰希也没再强求,望着李轩走远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是怎么惹到他了。要说他们俩就职时间差不多,认识这么多年了还能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李轩太过顽固,俗话说的倔。

王杰希掐指一算,得,金牛座,那也就不怪他了。

 

之前王杰希有句话说得好:“自己都不注意身体,等真病了后悔都来不及。”

于是当李轩真的累倒了,瘫在休息室里吊着一瓶葡萄糖的时候,他有点后悔昨天的晚饭怎么没多吃一个鸡腿。

“我说了,你不听。”王杰希淡定地坐在一旁剥橘子。

“这不是重点吧老王……”李轩脸上泛着白,“问题是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科里一个老教授的孙女住院了托我来看看,听护士台说你上午刚出完门诊就倒了,我就好心顺路过来瞧瞧。”

敢情说是来看热闹的啊。李轩没打算给王杰希好脸色看,而事实上,就算他想给也给不了。

王杰希剥好橘子,看了看李轩,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将一瓣橘子缓缓丢进了自己嘴里。

这……欺负病人啊!李轩原以为王杰希良心发现了给自己剥个橘子好歹在输完这瓶液之前跟自己和平共处,哪料到这人不声不响全给吃了,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吃的!

这和在一位刚割了包/皮的病人面前和女票秀恩爱有什么区别?!

王杰希观察着李轩便秘一样的表情,将手上的动作又放慢了几分。

算了,橘子事小,面子事大。李轩干脆闭目养神,眼不见心为净。

只剩下最后一瓣橘子了,王杰希暗暗摇头,都这么大人了,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大。拇指和食指夹起橘瓣,他考虑了三秒钟,叹了口气。

李轩忽然感觉到唇边凉凉的,还能闻到橘子的香气,不仅仅是从抵在唇上的橘瓣上传来的,也是从那只刚剥完一整个橘子的手上传来的。

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然而正在李轩纠结的时候,休息室的门被从外打开了。

屋外七八个小护士捧着一束花站在门外,看见中医科依然单身的王主任亲手喂她们正在输液的虚弱无比地闭着眼的科主任吃橘子的画面,不禁各自在脑中脑补出了几万字的小黄文。


TBC

————————

风姐姐,我觉得其实我对你是真爱,你看我都没怎么坑你!

评论 ( 5 )
热度 ( 40 )
  1. 临风沧山懒癌 转载了此文字
    还是转载吧,说好的学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