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20 (正文完)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20

 

“冥王召你回去。”鬼刻言简意赅。

李轩望着眼前黑衣红刀的青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最初鬼刻以那个丢了一只鞋的小女孩的形态出现时的样子。

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鬼刻解释道:“当时你见到的只是个寄体,现在这个是我的本体。”

李轩了然。

“你怎么回事?”鬼刻接着问。

“你指什么?”

“你的灵魂不对劲。”鬼刻围着李轩转了一圈,“我上次来时还是完好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李轩苦笑,“自从和神界的人打了一架就成这样了,你得去问神界的人。”

鬼刻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还是说你有什么办法?”李轩问。

“我不太擅长修补灵魂,不过你可以去让冥王大人帮你看看。”

“这么好?那咱们赶紧走吧。”李轩立马跳下床去。

鬼刻有些惊讶,他怎么在灵魂受损的情况下还这么有精神。一般来说,这么明显的损伤已经不足以支撑鬼类正常的活动了。看来只能拜托冥王大人了……

鬼刻寻到房间中的极阴之处,以刀为引在虚空中划下复杂的纹路。他的动作干净利落,快且精准,不多时便引来了附近的鬼气。一座幽绿色的法阵在空中成型,外围的符文缓缓运动着,留下中间浮现出水纹的空洞。

“原本应该去野外空旷处开启冥界大门的,现在你灵魂受损不宜远行,我只能勉强在这里开一座小的,稳定性不太好。”鬼刻收刀,站到李轩身后。

“你想干什么……”李轩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瞬间天旋地转。

鬼刻在把李轩踢进大门里之后,自己也迈了进去。浓郁的鬼气随着他的离去消散得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李轩死后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到过冥界,但唯一留下的印象除了黑就是黑,哦还有一点坑爹。他努力掌握好平衡使自己浮在半空中,刚一抬眼就见到了一座恢宏的宫殿。

这不会就是冥王所在的地方了吧……鬼刻这个传送阵也太方便了。

“进去吧。”鬼刻在前边领路。

冥界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阴森恐怖,只是常年乌云密布,阴沉沉的让人提不起精神。走进大殿,眼前的景象有种古现代结合的风格,却不觉得违和。就好比李轩看见一盏和鬼灯萤火及其相似的灯笼,以及灯笼旁边飘着的华丽的西式吊灯。

好吧,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违和。

“这几年辛苦你了,逢山鬼泣。”一个无比浑厚的声音从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响起。

李轩找了半天才在成堆的公文杂物中找到了一颗硕大的头。

呵……呵……

“冥王大人好。”该有的礼节自然是不能少的。

“好好好,随便坐。”冥王大手一挥,地面上多了一把椅子。

这是要促膝长谈的节奏啊。

鬼刻打了个招呼就退下了,其余的小鬼们也不知不觉撤走了,这让李轩感觉有点不妙。该不会是自己做错了啥事引得这位冥王大人发怒了吧?而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李轩仍在继续脑补,那边冥王倒是戴上了一副眼镜,仔细打量了他一番。

“逢山啊,你这几年也为冥界出了不少力。我原本是想找人接替你,让你回冥界好好度个假,毕竟人间界那边需要操心的事太多了。不过……”

李轩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自己这铁定是办了什么错事了。

“不过我看你一个人处理得也挺好的嘛。”冥王欣慰地笑了,“于是就决定让你再干个十年二十年。”

这算啥,你把我召过来就特么是为了说这些?!

“行了,也没别的事了,你可以回人间界了。”冥王朝他摆摆手,继续把头埋进了杂物堆里。

“那个……冥王大人……”

“还有什么事么?”冥王低着头说。

李轩发现从这个角度看冥王貌似有点谢顶,心中感叹不愧是脑力工作者。

“冥王大人,我的灵魂在上次和神界一战中受到了些损伤,您看我……还有得治么?”

“小伙子,不能放弃治疗啊。”冥王伸手揉了揉眉头,“药就在你自己身上,这事啊,别人都帮不了你。”

李轩百思不得其解。

“纵然人死不能复生,但有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冥王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挥手让李轩走了。

 

李轩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正站在自家楼下。

此时已是深夜,连虫鸣声都小了许多。他仔细回想着冥王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好像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一样。

不,好像别人都合伙瞒着他什么事一样。

看来得找张新杰问问。李轩算了下时间,张新杰现在应该不在家,那么只好去堵他家门口了。

李轩跃过花坛中的矮树丛,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了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一般是懒得管的,但这回他心底却有一股强烈的感觉促使他一定要去看一看。

他飘了过去,随意地往发光的位置看了一眼。

是一枚小巧的十字架。

这……这不是张新杰丢的那个十字架么?!

李轩绕着十字架转了好几圈,没敢以鬼身接近这个圣物,最终还是决定干脆就坐在花坛边上等张新杰下班回来让他自己来拿吧。

然而那枚十字架好似有了灵性一般,又像是记起了什么前尘往事,意识到附近的这只鬼就是迫使它和主人分离的凶手,嘶鸣着朝着李轩后脑就是一砸。

李轩听到风声的时候已经做好被砸晕的准备了,但还没等他闭上眼,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忽然在他脑后响起。他迅速回头,看到一枚金色的子弹拦住了攻向他的十字架。

这又是什么鬼?

十字架的攻势被破,泄了气般恢复了平静,重新躺到地上。

李轩怀疑自己是不是跟冥王谈心谈得太紧张以至于出现幻觉了,却又清清楚楚地看见那颗金色的子弹绕着自己飞了一圈后落到了他的手心里。

叮——

像是子弹和玻璃相碰的声音。

叮——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的声音。

叮——

像是一个封印即将被打开的声音。

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在李轩脑海中生了出来——所谓的“灵魂上的损伤”不一定是缺了什么,也有可能是多了什么。仿佛有某物借由某种契机依附于他身上,而此刻才积累了足够的能量,在特定的刺激下终于要醒来一样。

能令他产生如此想法的原因无他,正是在他手中不断轻吟的金色子弹。

鬼使神差地,他转动了手中的子弹。

心中所想的,是找回失去已久的真心。

子弹在掌心的转速越来越慢,李轩盯着弹头的方向,这样寻物的方法似乎早已深刻在他的脑中,只是直到今天他才想起。

他期待着,期待着……

弹头不偏不倚地指着他自己的方向。

李轩感到身后一热,耳畔传来了不易察觉的呼吸声。

“久等了。”

 

天蒙蒙亮,张新杰终于下班回家。

当他快走到他家楼下时,隐约看到花坛边坐着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还是裸着的。

“新杰,我可算是找到你的十字架了。”李轩得意地笑着,不,是毫无自知地笑着。

“辛苦你们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疲惫的脸上也带了一丝笑意。

“为表感谢,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吃饭,睡觉,捉捉鬼。

 

[正文完]

评论 ( 11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