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19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19

 

“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还能再陪你看一次日出和一次日落。”

“我希望能在雨天里和你走在同一把伞下,在雨过天晴后一起寻找空中的彩虹。”

“我希望能在你觉得寒冷的时候温暖你,拥抱你。”

“我希望能再触摸到你。”

“我希望你还记得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像我每天所看到的,在你眼前放映。”

“我希望……”

李轩抱着胳膊听女鬼掩面倾诉,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打断她。

“大姐,你这样赖着不走,不仅是折磨你自己,也是折磨你爱人啊。”

女鬼猛然抬头,露出一张血腥的面孔,朝李轩吼道:“你懂个屁!”

李轩摸摸鼻子:“这个还真不懂。”

“我只是想让他看看我们以前的回忆……”女鬼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我怕他忘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该放就放了吧。”李轩苦口婆心地说,“况且难道你不知道,你每天在他眼前放的那堆东西对他的眼睛有多大影响吗?”

“眼睛?”

“对。”李轩叹了口气,“他因为长期受到你的影响,患了白内障,已经快瞎了。”

“不……怎么可能……”女鬼摇头表示不信,“我只是希望他能一直记得……”

“固然遗忘是人类的天性,我依然相信他会永远记得你。”李轩开始打感情牌,“你继续留在这里,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你自己都没有好处。”

“我还是怕他有一天会忘了我……”女鬼不依不饶,“你难道能记得清你五天前的晚饭吃了什么吗?”

“呃……好像鬼不用吃东西吧……”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走。”女鬼一屁股坐在地上,死沉死沉的怎么拽也拽不动。

“我说大姐啊,算我求求你了,你这样会害我在神界的人面前很没面子啊。”李轩蹲在地上吐起苦水,“两年前我们冥界好不容易稍稍赢了神界一筹,在人间界多得到了一部分地盘,结果那帮人心真脏啊,留给我们的都是跟你一样,不,是比你还顽固的怨灵啊!”

“与我何干。”

“你不知道啊大姐,神界人手多,不到半年就把他们管辖地界的怨灵收得干干净净。结果我们冥界这边就靠我一个单枪匹马地说破了嘴皮还剩下大半怨灵继续游荡。”李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跟冥王保证在三年之内全部解决掉,大姐你可是我今年一个重要的业务指标啊……”

“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来我们冥界福利好啊!吃饱穿暖不说,每年还能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表现好的话还可以插队提前转生。你想想,要是你现在来冥界了,说不准下辈子还能转生成你爱人的亲戚呢。”

“哦,那我再等几年吧。”女鬼不为所动,“就算有下辈子,我也不想成为任何跟他有关的人。”

“你不是很爱他?”

“这你就又不懂了吧,爱他就要放他走。”女鬼说得有理有据,“你看看现在的我和他,幸福吗?快乐吗?这就是死抓着不放的下场。”

“你这不是挺明白的么……”李轩一脸黑线。

“这样吧,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我听着觉得满意就跟你去冥界。”女鬼托着下巴。

“我?”李轩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就是一个倒霉催的,死于煤气中毒,死后还不得安生,天天被神界的人欺压。”

“就这些?”女鬼瞪大了眼睛表示你哄我呢吧,“没有什么感人的爱情故事?”

“没有。”李轩摇摇头,“本来有个神界的人说喜欢我,可惜神鬼殊途,信仰不同怎么谈恋爱。”

“真可惜……别人呢?连暧昧点的朋友都没有?”

“没了,我跟别人都不熟。”李轩一脸坦然,不像在说谎。

“好吧,真没意思……”女鬼遗憾地站了起来,“我再去和他道个别就跟你走……”

“去吧去吧。”

“你确定我走了之后他的眼睛就能恢复?”

“确定,恢复不了你可以找冥王告我的状去。”

 

天快亮了,李轩准备回家休息,刚好碰上了从反方向走过来的张新杰。

“早啊,新杰。”

“早。”张新杰看着李轩,觉得他心情不错,“今天有进展?”

“可不是。”李轩伸着懒腰,“总算把城南那个姓楚的怨灵给劝回冥界了。”

一人一鬼走至楼下,见卖肉夹馍的老板已经忙碌了起来。

“小张,刚下夜班回来啊?”

“嗯。”张新杰应了一声,在普通人眼里,他只是一个经常值夜班的医生而已。

老板没多问,按照老样子递给张新杰两份肉夹馍,只收一份的钱。用他的话说,当初要不是因为张新杰,他还租不到这个店面呢。张新杰每次都执意给钱,老板也无奈只好各退一步,每次都多给他一份,算个半价。

李轩在旁边看着有点馋,奈何鬼身吃不了人间界的食物,他只能干咽口水。

进了楼道,张新杰才开口问他:“上次巫族那个年轻人给你的药还是没效果?”

“没用。”李轩边上楼边说,“他说我灵魂受了损伤,化不成人形。”

张新杰眼中那个模糊的影子走上楼梯,消失在拐角处,只有声音从上边传了下来。

“新杰,我先回去休息了。”

 

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还能再陪你看一次日出和一次日落。

我希望能在雨天里和你走在同一把伞下,在雨过天晴后一起寻找空中的彩虹。

我希望能在你觉得寒冷的时候温暖你,拥抱你。

我希望能再触摸到你。

但是爱你就要放你走,就算有下辈子,我也不想成为任何跟你有关的人。

我希望你能记得我,可是我也知道,你只有忘了我才能过得更好。

 

李轩从睡梦中惊醒,先前女鬼的话不知怎么一直回荡在他心里,久久不停。

他默默吐槽着鬼居然也会做梦的设定起了床,习惯性地转头望向窗外,在夕阳的光辉中微微眯起了眼。

少了一道影子。

灵魂的损伤对他平时的工作影响不大,反而减少了被阴阳眼发现后的尴尬,反正他们只会看到一团虚影而已。但每次见到这样的夕阳时,李轩都会觉得身上哪里不对劲。

早知道就多睡一会儿了。

李轩闭着眼重新躺下,怎么也睡不着。他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却被紧贴着天花板的鬼影吓了一跳。

“你!你是……鬼刻?”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