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18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18

 

神界最后一人迟迟没有现身,独立空间内一向晴朗的天空却在此时变得乌云密布。

似乎从哪里传来了一阵钟声,李轩在持刀施法之余侧耳聆听,但依然无法找到其源头。或许是快到最终决胜之时了吧,单纯的打斗已经没有看头,就连独立空间本身也要来掺一脚,简直是乱上加乱。李轩心里吐槽着,施法的动作却不停,一个接一个的鬼阵以他为中心向外铺开,加持着队友的能力,也保护着己方的核心。

“老王,你真的没事?”

“嗯。”王杰希掂量着自身的伤势,同时警惕着周围任何异变。

不远处张新杰一人应付四鬼,努力远离布满鬼阵的区域,压力却一点也不见小。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看到这一战带来太多伤亡,无奈身在此位,很多事他也无法控制,正如王杰希的伤。

张新杰不断后退,在靠近灌木墙时停了下来。

仅凭一种感觉,他迅速超右前方冲过去,耳畔响起一阵风声,暗中的敌人扑了个空。张新杰往身后瞥了一眼,看到灌木墙像是忽然间活过来一样,张牙舞爪地向两侧伸展开来。

同样的变化在短短一瞬间内遍布空间中每一个角落。所有的灌木墙以及其他原本只是装饰用的花花草草全都开始暴动,无差别地攻击起两方人马。

王杰希马上反应过来,伸手召回扫把,拉着李轩一起骑了上去。

“李轩,能在扫把上布阵吗?”王杰希头也没回,左右闪避着攻过来的枝条。

“我试试。”李轩没把话说满,只感体内的冥界鬼气在自己的控制下倾泻而出,全部汇聚在载着他们两人的扫把上。

成了。

疯长的灌木枝条像是织成了一张天罗地网,不顾一切地想要将天上飞着的扫把往地上砸。

“啧啧,被打一下也挺疼的。”李轩看了一眼在地上某个被狂殴着的神界骑士,不由得大发感慨。

“坐稳了。”王杰希提醒,眼看着前方唯一的缺口就要被枝条拦住,想都没想便从怀里掏出一只烧瓶扔了过去。

轰——树墙上被烧出了一个大洞。

效果也太好了吧?王杰希心里略惊讶。

“运气还不错,刚给你加上一个刀阵。”李轩嘿嘿笑了两声,补充道,“增强攻击力的。”

然后一个不留神,李轩就被左边突然袭来的一根枝杈打飞出去了。

报应来得也太快了。

但失重的感觉没持续多久,他就被刚好飞到他身下的扫把接住了。

“李轩,你该去锻炼了。”王杰希建议道。

“怎么,我的滞空姿势不够好?”

“不,我是说体重。”王杰希拍了拍扫把柄,“坐断了你赔。”

李轩强忍了半天才放弃把王杰希踹下去的念头,两手一摊:“我就是穷鬼一个,连命都没了还能拿什么赔你?”

王杰希百忙之中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李轩被看得有点心虚。

“或者你可以告诉我,口服的药在外用之后会有什么效果?”

李轩真想一脚把王杰希踹下去。

 

四只鬼忙着和周围的灌木枝缠斗,倒减轻了张新杰不少压力。他除了一开始稍作闪避,后来一直没有移动过脚步,原因恐怕在于他手上所持十字架上发出来的光。

不同于以往圣洁的光辉,此时的光像带着灼灼热气散发开来,使周围的植物无法靠近。这是连神界之人都不了解的异术。

张新杰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默想这出闹剧也快结束了。神界这边除了他以外已基本失去战斗力,而冥界那一边即使不计算上四处逃窜的四只鬼,天上飞着的那两位也有着比自己多一倍的胜算。

他仰头寻着在灌木网中来去自如的扫把,心底忽然升起异样的感觉。

李轩坐在王杰希身后自然是看不到,原先早已止住血的伤口竟有扩大的趋势。

王杰希依旧云淡风轻地操控着扫把不断穿梭在植物枝条的缝隙间,像是丝毫不在意自己伤势的样子。听着身后李轩如往常一般和他东扯两句西扯两句,他仿佛有种回到最初他们还只是普通邻居的错觉。

那时候谁都没死,谁都不用死。

“李轩,记得答应过我的事。”

王杰希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句话后,就朝站在地面上举着十字架施法的张新杰飞去。

李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甩了下去,待他重新站起来想问清王杰希什么意思时,却只看见那个骑着扫把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那个身影像是化成了一粒粒砂,迎着风被吹散,不留任何痕迹。

不是说没事么?

不是说人死后都会变成鬼么?

李轩完全愣住了,就连旁边的张新杰在施法时也有一瞬的停顿。

不要轻看任何不起眼的伤势。

不久后,飞远的扫把重新回到李轩面前,随后像失去所有法力一样从空中自由落体摔在了地上,空无一物。

“王杰希,你这个骗子。”

 

神界与冥界的争斗最终以讲和的方式落下帷幕。

李轩带着王杰希唯一留下的扫把回到了他家,郑重地将其摆在桌子上,发了一整天的呆。

敬业的灯笼把其他人和鬼都打发走,只剩他自己飘在李轩身侧。

“逢山大人,这恐怕都是巫师大人提前算好的。”

见李轩没有回应他,灯笼只好继续说着。

“那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只是想让你喝那瓶药。”

李轩闻言,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只小巧的烧瓶,望着里边的液体继续发呆。

他说别忘了答应过他的事。

“哎哎逢山大人,我只是这么一提,你别真的喝了啊!这药到底有什么作用,现在谁都说不准啊。”鬼灯萤火急得灯焰都绿了。

“灯啊,你别急。”这时倒轮到李轩来安慰鬼灯萤火了,“我相信老王不会害我的。”

“可是……”

“要知道,咱们做鬼也要言而有信啊。”

烧瓶内的药剂被饮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