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17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17

 

“逢山大人……逢山大人……”

李轩迷迷糊糊听到了一个有点发闷的声音,围着自己响个不停。

“哎,逢山大人可算醒了!”

他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刚好看见急得内焰发绿的灯笼重新变回了温和的橘红色。

“逢山大人你昏睡了一天一夜,我还以为咱们冥界这回要彻底挂了呢……”灯笼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幸好幸好。”

仿佛全部体力都已透支,李轩感觉自己虚弱得胳膊都抬不起来,甚至连五感也变得比平时要弱很多。

王杰希的声音从他头顶上方传来:“从幻境出来后,你就一直这样。为了让你所带的冥界气息更好地自我修复,我没有强行让你化为人形。”

李轩抬头,勉强看到王杰希的下巴,这才发现原来他正躺在王杰希的腿上。这样的姿势让他不禁回想起几天前的荒唐,以及在幻境中……

“你们……都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李轩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先来说吧。”灯笼飘了过来,“一开始我发现怎么就剩我一只鬼了,后来在迷宫里走了走刚好遇到小青兄弟,我们之后就一直漫无目的地走,不知不觉就走出来了。”

旁边的镰刀附声道:“是的,原本我还以为灯哥只是一个幻象,但当我们出来之后对比过之前的经历,却发现其实对方都是真实存在的。”

等,等一下!李轩有点糊涂。

半透明和全透明也讲述了类似的经历,都是在幻境突然出现的瞬间发现其他人和鬼都不见了,走着走着听到附近有声音,差点没打起来,幸好及时发现是自己人(鬼),这才从幻境中走出来。

李轩心里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按照他们所说的,即便是在幻境中所遇到的人或鬼也都是真实的,那么自己先前遇到张新杰……

“我和他们稍有不同。”王杰希开口道,“我一直留在原地,时间到了幻境自然就消失了。”

当时冥界众鬼陆续清醒过来,李轩却一直昏迷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是王杰希经过一系列检查后下了结论,说他并无大碍,其余众鬼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下来。

他毕竟是他们的支柱。

王杰希并没有着急询问李轩在幻境里遭遇了什么,只是劝他继续休息一阵。三天时间虽只剩下最后一天,其余神界的人却没再出现,离决胜负的时候还早。李轩却隐隐猜到神界那边没有大动作的原因,恐怕和耗尽体力的张新杰脱不开干系。

他的脸上不禁露出苦笑,此时的他身影发虚,倒和半透明的样子有点相似。或许这也是鬼身的一个好处,让他没有过多的身体上的酸痛,若是在人形状态下,他还真不知道能否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地躺着。

脑中一片混乱,李轩叹了口气:“其实,我在幻境里遇到张新杰了。”

四周沉寂无声。

“然后我们……”李轩望着天,“我们打了一架。”

鬼才信你。

四只鬼默默点头。

“那我估计张新杰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还是王杰希发现了重点。

“呵呵……应该吧……”李轩继续心虚地望着天。

 

张新杰这边的情况的确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和李轩差不多同时醒了过来。全身被一束圣洁的光芒笼罩着,他能感到身上的明伤暗伤均被缓缓治好。

这才是他所熟悉的气息。

就连体内那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冥界鬼气都无从遁形。

“多谢。”张新杰不轻易言谢,因他很少会需要得到他人的帮助。这次在幻境之中的消耗如此巨大,实在是他的失误。

通过笑歌自若和潮汐的描述,张新杰也同样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经历恐怕不仅仅是幻境那么简单。他此时倒有些担心起李轩了。

“我们发现在正前方约五公里附近有一股极浓的冥界气息。”圣骑士潮汐汇报着他的发现,“石不转大人,我们接下来……”

张新杰拾起躺在身侧地上的十字架站了起来:“我们过去。”

“可是那里像是个圈套啊。”笑歌自若忧心忡忡。

“正因明知那里是全套,我们才要直接攻过去。”张新杰料想这各为其主的一战无法被避免,只盼他的对手现在已经恢复得好一些了。

无人再有异议,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在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目光中,李轩喝掉了锥形瓶中剩余的二十五毫升药剂。他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药剂在和张新杰打斗的过程中有部分损失,没作更具体的说明。

“老王,你那里应该还有这种药吧?”李轩笑得无比心虚。

“没了。”王杰希接过李轩递过来的空瓶子,“我这次出门只带了五十毫升的备用,回去再给你制。”

“那就麻烦你了哈哈。”

其余四鬼也围上来表示想要体验一下那种感觉,眼巴巴地瞅着李轩,李轩又望着王杰希。

“行,回去让你们都试试。”王杰希答应得很爽快。

冥界众鬼惊呆了,这还是那个传说中在人间界脾气捉摸不定的巫族后裔么?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下来了!

李轩笑得毫无自知。

“对了老王,上次和你说的……”

变故陡生。

李轩转过头来看王杰希的时候却再没说出话来。

一截银质十字架的一端从王杰希身前冒出头来,他手中的扫把迅速寻迹而去,追打暗中下手的神界之人,但依旧无法挽回主人被穿胸而过的伤势。

从另一个方向包抄过来的张新杰见此情景也是心中一愣,他能看到王杰希胸口的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散开来,染红了前胸及后背的衣料。然而手中下意识升起的治疗光芒却在冥界众鬼朝他围攻过来时被无奈熄灭。

“老王,你……”李轩防着暗中另一个神界之人,一时也不好上前去看王杰希的伤势。

谁料此时伤得最重的人却是现场最为淡定的人。

王杰希从怀中掏出一瓶深红色的液体,不急不缓地喝了下去。附着在玻璃瓶壁上的液体稠得像血一般。

他反手拔出从背后刺穿他的十字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放心,死不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