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15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15

 

此时此刻,躺在地上的灵魂语者和独活只想高呼——作弊!绝对作弊!召唤帮手简直作弊!

在幽幽鬼火的映照下,李轩脸上的表情让人由心底不断生出寒意,虽然他自己觉得他只是跟平时一样无比正常地笑了笑。

“老王,这俩人该怎么处理?”李轩问,显然他也不太想赶尽杀绝。

“打晕就好。”王杰希从腰后掏出两支试管,“我自有办法让他们三天后再醒来。”

“好。”李轩应了一声,指挥半透明朝身陷冰阵的神界二人脸上各轰一炮。

世界彻底清静了,对神界二人来说。

王杰希走上前去,往两具“尸体”口中分别倒入试管里的药剂,起身前多看了圣骑士独活一眼。

“怎么?”李轩注意到王杰希细微的动作,还以为是己方下手太重了。

“没什么,我和上一任拥有‘独活’称号的骑士有点交情,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同一人了。”王杰希边说边帮李轩把“尸体”拖到墙角。

“称号易主很常见?”

“一般不会。”王杰希答,“除非原主人不在了。”

李轩了然,其实就和人类在人间界的名字一样,只是一个符号罢了,不同的只有称号的独立性和循环性。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了个问题。

“哎,老王,你们巫族有没有什么世代流传的称号啊?”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有。”

李轩表示洗耳恭听。

“王不留行,以前一位钟情于中草药的前辈所取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吧……”李轩对中草药一知半解,自然无法体会其中深意,想完也就算了。

冥界的人马已经聚齐,一天之内随机召唤出三只鬼已经是李轩的极限,更何况他还要留着力气应对接下来的挑战。按照张新杰的分析,这座独立空间会在某种条件被触发后产生什么异变,而具体会如何就连知道内情最多的张新杰都不清楚。

集体行动总比分头来要靠谱一些。李轩提议,不如大家先留在原地养精蓄锐,毕竟此处刚有过一场激烈的争斗,以此为中心所散发出去的两界气息一定能引来其他神界之人,他们正好可以守株待兔。

王杰希跟随直觉,没有异议。

冥界另外四只鬼也都忠心赞成。

三天时间已过六分之一,神界方面就只差两人没有露面,李轩当然不急。他百无聊赖地拿出王杰希送他的金色子弹,按上一个指纹,再抹掉,又按上一个,再抹掉,光亮如初。

“老王,听说这玩意叫追魂弹,你到底是从哪儿搞来的?”

“张佳乐你已经见过了。我另一位朋友专为配合他的手枪‘猎寻’制出这种子弹,可以寻人寻物。”王杰希靠着墙缓缓说道,“这一枚是最初的试验品,被我讨来了。”

“瑕疵品?”

“正好相反。”王杰希望着李轩手中的子弹,“因为它太过完美,我那位朋友舍不得把它当成消耗品。”

李轩心想,果然王杰希的朋友一个个都是怪人。

百花空间虽是仿照人间界所建,并且着意突出植物的世界,但悬在天空中的光源却从未移动过,以至于这里只有白天,没有黑夜。

李轩打了个哈欠,随口问身旁的王杰希现在几点了,却没得到回答。他猛然清醒过来,再往四周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王杰希和冥界的鬼,就连刚才被他们合力堆在墙角了神界“尸体”也不见了。

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全部消失,只剩下笔直的通道和高高耸立着的灌木墙。李轩觉得眼前的场景有点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直到他感觉身后贴上来一个温暖的怀抱,以及耳边响起的低喃。

“轩……”

卧槽?!

 

张新杰没过多久就醒了。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确定武器还在便放心了。他隐约感觉到远方某处有一股浓烈的鬼气,持续很久都不曾散去,忍不住皱眉。

神界的处境相当不好。

他虽来自人间界,但对神界毕竟是诚心相待,只为两界和平发展的话也谈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的。唯一让他举棋不定的只有已成鬼身的李轩。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强行将他送去神界。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即便是在药理方面神通广大的巫族也无能为力,张新杰这样的念头仅是一闪而过。他不想伤李轩,也无心去管冥界如何,只要尽力为神界争取到最大利益即可,公事和私事对他而言没太大区别。

张新杰早已在心中拟好了神界与冥界的和解条约,只待神界那些好战分子尝到苦头后再行商议。也就有他知道,王杰希和李轩联合起来有多么不好惹。

一切都是建立在维持人间界和平的基础上的。

他一边思考,一边朝着鬼气指引的方向行进,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了周围环境细微的不同。他下意识地低头看腕上的手表,刚好是正午十二点。

墙角处一朵淡紫色的花苞随着表盘上指向罗马数字XII的秒针,“叭”地一下陡然绽放。一股引人入幻的气味瞬间充满了整条通道。

张新杰及时屏住呼吸,尽量使自己不受影响。他将十字架双手举过头顶,闭目默念圣词,保持心境的平和。十字架上发出圣洁的光辉,照亮了他脚下的路。张新杰睁开眼向前望去,却意外地见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背影。

心神瞬时失守,口鼻中再也挡不住致幻的迷香,他向前迈了一大步,伸手扶稳了那个身影。

十字架不知何时被丢到了脚下,张新杰已顾不上去分析自己为何如此失态,只觉得心底被压抑很久的感情完全不受控制地爆发出来。

明知是幻影也乐意沉迷其中。

不,应该说正因为是幻影,他才能放纵自己一回。

这样的人,在他心里,除了李轩还能有谁?

“轩……”

他听见自己用从未有过的语调呢喃着对方的名字。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