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王李] 吃饭,睡觉,捉捉鬼 08

-张王李=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大概是走现代灵异+逗比路线


08

 

小灰找到了他一直寻找的人,了结了最后一桩心愿,再次对王杰希和李轩郑重道谢后就跟着鬼差走了。于是花店里的杂事又回到了王杰希手上,且他不时还得分心关照跑来捣乱的李轩。

“老王,我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李轩搬了个板凳坐在正在修剪鲜花的王杰希旁边。

王杰希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吧。”

“那个……”李轩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以鬼的形态出现的时候,真的没穿衣服吗?”

“嗯。”王杰希继续修剪鲜花。

“你……确定?”

王杰希把修剪好的花插到旁边的桶里,看了李轩一眼:“如果你嫌热的话,我不介意现在也让你光着。”

“呵呵谢谢老王,不用了。”李轩立马搬着板凳站了起来。

“李轩,你最近出门前记得喝药。”王杰希拿起了另一捆花开始修剪。

“啧,怎么,你是怕其他有阴阳眼的人看到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王杰希无比坦然,噎得李轩没话说,“最近世道不太平,你小心一些。”

王杰希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打理着他的花草,旁边的李轩却听得摸不着头脑。他从死后见到王杰希第一面起就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后来得知此人是巫族后裔便也没多想,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族群的人都喜欢把自己搞得神秘兮兮的。

但是王杰希绝对有问题。

看似无关的细节在李轩的脑海中被小心地串联起来,他头疼,还缺少一些关键信息。他估摸着张新杰快回来了……

“早。”门口响起熟悉的声音。

哟,刚想到谁谁就来了。

“早啊,新杰。”李轩不自觉地朝王杰希那里靠了靠。

张新杰只朝两人点了下头就上楼了,态度和表情都极为正常,正常得跟李轩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想到这里,李轩愣了愣,其实一直以来,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都没有变过。不管他是人是鬼,打架拌嘴,和谁睡没睡过,似乎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唯一的解释——这绝壁是真爱。

呸,这特么怎么可能是真爱……

生前的事就当都过去了。

李轩望着窗外边过往的行人,无意识地用手指敲击着窗框。现在只要做好冥界交给他的工作就好了吧。

“李轩,门外有只鬼找你。”王杰希的声音拽回了李轩不断发散的思绪。

李轩转头看向花店门口,只见一盏古旧的灯笼漂浮在半空中,乍一看还挺渗人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来找他的鬼只是个灯笼而不是以人形姿态出现时,心里竟松了口气。

是因为阴阳眼看不见鬼的衣服么……

“逢山大人,我是奉冥王之命特来人间界协助你的鬼灯萤火。”一个发闷的声音从灯笼上方的开口中传出来。

 

“你说神界和冥界打起来了?”李轩皱着眉头坐在自家的沙发上,而灯笼表示自己坐在茶几上就好。

“咱们冥界和神界的关系一直挺微妙的,说是互相牵制吧又谁都不肯让谁。”灯笼内幽幽的鬼火随着他的声调一晃一晃的,“但是这回不一样,可能是来真的了。”

李轩喝了口茶,缓声说道:“因为战争需要兵力,而人间界正是双方后备势力的主要来源,于是冥王就把你派来协助我和鬼差把更多游魂哄去冥界,好增强我方战力?”

“逢山大人分析得太精准了!”灯笼内的灯焰高涨起来,“不过大人有所不知的是,此事另有隐情。”

灯笼的声音忽然放低,挪了两步到李轩跟前:“官方给出的说法是领土纷争,但据我得到的小道消息,战争的起因是冥王的三弟的侄子的曾孙的男票NTR了神界圣王的表姐的闺蜜的堂妹的外孙女。”

信息量略大且两界众生的性取向实在是个谜。

“你能说重点么?”李轩扶额。

“其实本来是个好好的都市情感剧,偏偏扯到了两界问题,就变成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哦不,是罗密欧与梁山伯了。”灯笼叹了口气,“可惜还BE了。”

“所以我们在人间界的行动方针呢?计划呢?经费呢?补贴呢?”李轩黑着脸问。

“咦这不都是逢山大人自己解决的么?”

“冥王派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李轩的脸更黑了。

“哦哦还有一条。”

“说。”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等一下别打我!冥王大人说你要是走投无路了提着我准能找到可以帮你的人!”

 

于是天黑后李轩果断提着灯笼出门了,刚拐进楼道里迎面就遇到了拎着一个比人还高的十字架的张新杰。

李轩看着那个巨型十字架不自觉地有点肝颤,脸上强挤出僵硬的笑容:“新杰,出门去工作?”

“李轩,我有两件事想和你谈谈。”张新杰直视李轩的眼睛,“可以去你家坐坐吗?”

李轩忽然觉得他如此轻易相信灯笼的话是不是太草率了。

张新杰进屋后和李轩面对面坐下,中间隔着一张茶几。当然,张新杰坐的是沙发,李轩则搬了两把椅子,一把自己坐,一把放灯笼。

灯笼一反常态的安静一度让李轩觉得这货是不是金蝉脱壳偷偷溜回冥界去了。他敲了敲灯笼外壁,灯芯上亮起微弱的火焰向李轩表明他还没跑:“逢……逢山大人……你们谈,我先睡了……”

灯灭了,真跑了。

张新杰见此情景也不在意,将十字架立在一旁的墙上,人端坐在沙发上。

“先谈公事,李轩你应该收到消息了,神界与冥界已经开战,虽然战火目前并没有蔓延到人间界,但双方的战力支援却都要仰仗这里。”

李轩点点头:“以后我们的竞争会更激烈了。”

“不,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张新杰的表情格外严肃,“除了我,神界还派来不少人手,而我们的使命除了保障有足够的战力支援输送到神界,还有清除冥界在人间界的势力。”

“嗯。”李轩猜到了会有这种可能性。

张新杰皱眉说道:“李轩,一旦你遇到其他神界的人,他们必定不会手下留情。到时候就不是送你去神界那么容易了,而是直接破坏灵魂本源,彻底消散于世。”

“因此,你希望我跟你一起投靠神界?”

“或者永远待在冥界里,再也别回来。”

李轩目光一滞,随后嘴角露出一丝轻笑:“新杰,你告诉我这些,神界其他人知不知道?”

“不知道。”张新杰如实回答。

房间内的空气仿佛忽然间凝固住了般,张新杰反应得很快却依然有一瞬的眩晕感,当他重新守住心神时,发现有一把带着澎湃的冥界气息的利刃正横抵在他的颈间。

“新杰,如果我是其他冥界的鬼差,你现在离彻底消散已经不远了。”李轩握着刀柄的手很稳,“你不该对我掉以轻心。”

即使是未曾料想过的情况,张新杰的脸上仍没有一丝慌张。

“李轩,我们来谈谈私事吧。”

“你说,我听着。”

“李轩,我喜欢你。”张新杰正襟危坐、一动不动,“但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