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李乔] 爱所爱的 上

-本来想把这篇上交给李乔合志 六千万 的,结果听说副标题叫 不甜不要钱……我立马就心虚换题材了,于是就……把这篇丢上来好了……

-三发完结,前阵子和发小谈心产物

-不要问我为什么李乔文都走这种路线,我对灯发誓我这种逗(huang)比 (bao)作者也就写过这么一次而已!(对灯发誓什么鬼啦……x

 

爱所爱的

 

全联盟都认同没有比李轩更了解阵鬼这个职业的人了。

而另一种更加隐秘的说法却只在联盟部分人中流传着——整个联盟里没有比乔一帆更了解李轩的人了。

明眼人都知道乔一帆爱李轩,偏偏这两个人一个打死不承认,另一个也从没表过什么态。

幸好李轩在一年前退役了,知情人都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天天看见他替他着急了。可就在同年,乔一帆接任了兴欣队长一职。每当有人有意或无意在他面前提到李轩时,他那镇定自若的微笑总是让知情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哪怕让这两个人打打闹闹轰轰烈烈来场生离死别都比这么平平淡淡的客气过场要痛快。

没什么生离死别,没什么虐心虐身。就是闲的不好好过日子。

这事还得从那年国家队拿了第一次世界联赛冠军之后说起。


国家队回国之后由联盟牵头办了一次晚宴,邀请了联盟里所有的职业选手,美其名曰和国家队队员们交流经验。要说交流经验什么的私底下进行就好了,又何必大张旗鼓地办晚宴?这里边有着什么,多数职业选手都清楚。

大家该吃就吃,该喝酒喝,走个过场做个样子,其他的都归别人管。

于是就喝出事来了。

平日里滴酒不沾的职业选手们虽然不是全都像国家队领队那样一杯就倒,但也禁不住各路人马赞助商的轮番轰炸。所幸的是联盟考虑周到,楼下办晚宴,楼上就是客房。

厅里撑不住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两桌私交还算不错的职业选手还继续闲聊着,却也是再多喝一口就立马倒下的节奏。

乔一帆觉得他有点晕,跟同桌的高英杰他们打了声招呼就想先上楼休息了。

大门应该是这个方向吧……摇摇晃晃地,他朝着认准的方向走过去,没有意外地撞上了一个东西,然后倒在了一个人怀里。四周全都是嘈杂的人声,乔一帆努力睁着眼想要重新站起来,却从无数声音中辨识出了一个他并不陌生的声音。

“你还好吗?”是李轩。

李轩前辈啊……乔一帆咬紧了嘴唇,有些话他一直埋在心里,可是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我……”他想说我很好,我特别好,我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了。

李轩今晚多喝了几杯,但还能勉强保持清醒。他认出了这个后辈,并且印象还挺深刻的,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看好的后辈,又是同职业的选手,应该是前途无量。

“我送你上去吧,你住几号房?”

乔一帆觉得自己浑身发软,抱着自己的人暖和得让他想要直接睡过去。

是……李轩前辈啊……喜欢了很久的前辈啊……可是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李轩见人往他怀里埋了埋就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喃喃念叨着什么,凑过去听他是不是在报房间号,却隐约听到他在说什么……喜欢?……

算了,李轩想反正他房里只有一个人住,就先带回自己那里吧。

就在他扶着乔一帆准备上电梯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啊……前辈……”

越是暗示自己不能做什么,就越容易加深这件事在心中的印象,从而导致和预期相反的结果。

可惜醉了之后说出的往往是真心话,但听的人却从不会当真。

屋里的空调开得很大,冷风打在皮肤上倒是让乔一帆清醒了几分。躺在床上,对上一双关切又无奈的眼,他这才想起他好像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李轩看他醒了,问要不要去楼下拿点牛奶上来醒醒酒再去洗澡,却被抓住了手腕。

“别走……”眼里像是要荡出水来。

李轩顺势坐在床上,用另一只手探了下他额头的温度,还好,不算太热。

还没来得及抽回手就又被紧紧地抓住,李轩哭笑不得,却在下一秒笑不出来了。柔软的唇贴了上来,还带着没散去的酒气,试图从他嘴里抢夺更多的空气。

李轩忽然有了种类似缺氧的感觉,本能般地将身体贴得更近,两只手撑在床上,手腕处还被牢牢握住,像是再也分不开。

身体有了反应,之后的事就都不算太难。李轩并没有什么经验,只能看着后辈从床头柜里拿出酒店提供的套,再翻身骑在自己身上帮忙戴好,随后的事他就再也无法控制了。

受到酒精的影响,人的感觉也会变得迟钝。李轩不记得他们到底做了多久,只是当最终两人都得到满足之后,没人再有力气去管身上是否黏腻难受,累得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李轩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身边伸胳膊,却搂了个空。再睁眼一看,人已经不见了。摸出手机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这一天都没有安排,又是在夏休期,没有人会找他,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李轩有点失望。

整个房间里只是浴室有被使用过的痕迹,除了凌乱的床,其他的都和昨晚刚进屋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算什么?一夜情?酒后乱X?和后辈乱搞?贵圈真乱?

偏偏他没想起来那句不像告白的告白。

李轩始终觉得去找乔一帆问这个不太好,可是不闻不问更不好。鬼使神差从别人那里要来了乔一帆的号码,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话。

说实话他并不排斥这个什么……同性恋的,只要有感情,性别都是浮云。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俩之间这根本就不算是感情。李轩纠结了半天,最后想到同为职业选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问候一下比较好。这才发过去一条短信,上边明明白白六个字外加两个标点:[你好,我是李轩。]

 

乔一帆的回应很快就到了,礼貌客套得跟他对任何普通人一样。问及比较尴尬的那一晚时,他也不过回答说那晚他喝多了,发生的事给前辈带来困扰真的很抱歉,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这回李轩倒不知道怎么回复了,人家都说了不必在意了,自己还穷追不舍不是太小气了?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当晚发生的事,忽然想起了那句差点被忽略的话。

[你醉了之后说过你喜欢过谁来着,还有印象吗?]

[不记得了。前辈你不是也喝多了,会不会记错了?]

乔一帆心里清楚,却死活不承认。他不像李轩那样喜欢冒险,他不敢赌,他怕输,方方面面的。

就自己这样默默地单相思也好。如果有一天,你不是什么前辈大神,我也不是什么新生代,我们能不能谈一场普通的恋爱?

 

之后的闲聊中,两人也逐渐变得熟悉。有一回再次提起那晚的事,李轩还半开玩笑地问真的不需要他负责?

乔一帆在兴欣待了不短的时间,耳濡目染也学了几句垃圾话。[没关系不用负责,又不会生孩子。]

紧跟着又一条。[就算再来几次也没关系。]

李轩挑眉,他倒有些分不清这是玩笑话还是真的挑逗了。

乔一帆发完之后手心冒汗,第一次发带有这种意味的话,他会怎么想?只不过有时真的控制不住想要再去接近他,再离他近一点点也可以。已经成熟的身体,再怎么说也有诱惑的本钱了吧?

可他还是有点后悔发出那条信息的,怎么看都觉得自己OOC得厉害。

隔了五分钟才收到回复,在看了第十遍之后他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那就再来几次啊。]

 

然后他们就真又再来了几次。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63 )